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20章 日不落帝国(大章,求月票)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从小到大,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难怪他以前被人称作是‘长安城四害之首’,真的是好说谎不打草稿,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长孙冲觉得自己恨不得抓个砚台扔到李宽身上。

    刚刚开始就放出这么大的新闻,还不知道接下来李宽要说什么呢。

    别到时候格物奖的事情被轻描淡写的混过去了,李宽还刷了名声。

    “长孙兄,别的不提,这李宽做演讲的水平着实是比一般人要高啊。难怪观狮山书院那么多人都把他当神一样看待。我听说在一些学员的宿舍里面,直接就挂了两幅画像,一副是陛下的全身像,另外一副就是李宽的。”

    郑海很是感慨的接着长孙冲的话。

    “这种转移话题的本事,算什么本事?他李宽以为这样子大家就能不纠结格物奖的事情了吗?我就看他到底能够说出个什么玩意出来。要是让人非常恶心,我觉得现场站出来质疑。”

    长孙冲觉得自己今天就不应该过来找罪受。

    这种看李宽在台上风光的表演,自己在下面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整个大唐皇家科技奖,又变成了观狮山书院的独角戏。

    “工业革命?这个词语倒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楚王殿下一上来就说是要颠覆过往的农业社会模式,也实在是太夸张了一点吧。”

    岑文本坐在房玄龄旁边,听了李宽的话之后也忍不住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工业革命是什么意思,老夫现在还搞不清楚。不过说大唐乃至之前的朝代都是农业社会,倒是没有什么错。士农工商,农业是国家稳定的基础,在十几年前的仍然朝代,户部的赋税收入,主要都是从农户、农田上面获得,所以说那些朝代是农业社会,也是对的。”

    房玄龄的表现比较镇定。

    他算是朝中跟李宽接触比较多的大臣,也知道李宽说话的风格。

    李宽既然敢这样说,那么等会肯定会有一些干货出来。

    “房相的这个说法倒也正确,楚王殿下归纳总结的能力还是非常厉害的,可以画龙点睛般的指出很多问题。”

    岑文本跟楚王府的关系没有那么密切。

    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仇恨,也没有太多的利益。

    所以他对李宽的事情,反倒是看的比较客观。

    “哈哈,尉迟,你看,我这女婿不错吧。明明大家都对格物奖的颁布很有意见,但是三言两语之中,他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了。”

    这么热闹的事情,程咬金跟尉迟恭自然也不会错过。

    “听完了演讲再来发表意见不迟,你这大嗓门一出来,还让其他人怎么听啊?”

    尉迟恭不爽的瞪了一眼程咬金。

    这个老匹夫,总是在自己面前炫耀女婿。

    有本事你把儿子拉出来炫耀一下啊。

    “那个蒸汽机,我可是从静雯那里听过许多次,宽儿对它非常重视,你就等着吧,一会他肯定会给大家耳目一新的介绍一下什么是蒸汽机,它有什么用处。”

    程咬金知道的东西比尉迟恭多一些,信心自然更加充足。

    “长安城在陛下的英明领导下,最近十几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城外的作坊城更是有数不清的作坊,吸引了数以万记的匠人在那里干活,给无数百姓提供了发家致富的机会。

    大家估计或多或少的发现,作坊里面产出的东西,它的价值比同等面积的土地上产出的东西的价值要高很多,朝廷可以收到更多的赋税,匠人可以收到更多的工钱。

    这其实就是工业的魅力,虽然还只是一种非常初级的工业水平,但是已经脱离了农业,进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李宽没有理会众人的反应,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往下发言。

    “为什么我今天要把演讲的主体设定为‘工业革命’呢?为什么我会把蒸汽机跟工业革命联系在一起呢?大家心中肯定会有许多的疑问,不过不用着急,我先说几个假设,大家想象一下那种场景如果变为现实,大家所在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李宽没有事前做准备,也没有按照传统的套路去演讲,但是给大家描绘一下蒸汽机出现和普及之后的世界,那是一点难度也没有。

    只要他愿意,李宽可以在这里说个三天三夜,不带停顿的。

    “一直以来,我们赖以生存的社会,使用最多的就是畜力。马、牛、骡子、骆驼,这些牲口为大家贡献了不少力量,并且还会继续贡献下去。当然,也有人会说,我家的棉布作坊使用了水车啊,这水车不是畜力吧?

    没错,水车的利用,是一个进步,但是跟蒸汽机比起来,它的限制性还是非常大的。不说碰到前几个月那样的干旱情况,水车会变得没有什么用处,就是天天水源充沛,水车的限制也非常的多。

    你总不可能在一个没有河流经过的地方使用水车吧?水车总不能跟马匹一样奔跑吧?”

    “蒸汽机的出现,虽然不能取代马匹和牛,不能完全让水车失去用途,但是它却是可以给大家提供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一种推着大唐社会往前的动力,一种推着机械设备运作的动力,一种提高生产效率,提高出行效率,提高能源效率的动力。”

    “很多人可能都听说了,观狮山书院里头在修建一条两里长的铁路,用来给蒸汽机使用。有些人会觉得观狮山书院这是在糟蹋钱财啊,要是把这些修路的精钢拿去制作农具,可以让多少农户用上更好的镰刀锄头啊?

    如果把这些钱财拿去修建水泥道路,可以让多少人享受到好处啊?为何偏偏拿去浪费了呢。”

    李宽刚刚开始,就抛出来一个在长安城小规模流传的信息。

    “这二哥真的使用精钢去修建铁路啊?”

    兕子之前也听说过这种说法,不过她还以为是流言呢。

    “他都这么说了,肯定还是真的了。再说了,铁路就在观狮山书院里头,你要是不相信,等一会直接过去参观一下就行了。”

    李治有点搞不懂李宽今天到底要说什么呢。

    难道他要好好的吹嘘一下那条铁路吗?

    左右不过是修建在观狮山书院内部的试验铁路,有什么好吹嘘的呢?

    “李宽居然这么堂而皇之的把观狮山书院里头修建的铁路拿出来评说,看来观狮山书院准备修建联通作坊城和长安城的铁路,这个传闻很可能也是真的啊。”

    郑海皱着眉头,在想这件事情背后,郑家能够谋取到什么好处。

    “哼,他要是真的这么干,那我倒是要好好的谢谢他了。”

    长孙冲冷哼一声。

    心中还真是有点期待李宽搞出这么一条铁路出来。

    别的不说,至少长孙家的炼铁作坊,肯定可以受益。

    “现在的水泥道路已经很好用了,四轮马车在上面奔跑的非常平稳,特别是奔驰马车作坊出产的四轮马车,新增了减震系统,让马车的舒适性一下就上了一个台阶。这种情况下,花费重金去修建一条铁路,有什么意义呢?”

    “谁知道呢,楚王府富可敌国,前段时间又从天竺搞回来大量的黄金,估计嫌钱太多呗。”

    长孙冲想不通李宽这么做的意义,只能在那里无病呻吟般的抱怨了一句。

    “有些人可能见识过蒸汽机第一次在铁路上行走的场景,觉得纳闷一个大铁疙瘩,走的比人还要慢,拉的东西比马车还要少,那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蒸汽机拉着货物在铁路上行走,速度比马匹快,一次性拉的东西比几百、几千匹马拉的货物都还要多的话,那么会有什么变化呢?对我们大唐来说会有什么影响呢?”

    李宽开始慢慢的将话题引入到正轨。

    “蒸汽机的原理其实一点也不复杂,只是把水蒸气的力量转化为推动机械前进的力量。它吃的是煤炭,不需要休息,也不需要你去给它发工钱。一旦我刚刚说的那种情况得以实现,那么未来从长安到洛阳,一日之内就可以到达。

    普通百姓只需要花费几十文钱,就能通过铁路,快速的到达洛阳。大量的货物更是可以便捷的运输,成本可能只需要现在的一成不到。并且这个铁路,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是可以运行的。

    源源不断的人员和货物,可以在铁路上不断地运输。它就像是一个人的血管一样,为大唐的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

    试想一下,如果现在通了水泥道路的地方,全部都修建上铁路,那么货物的运输还会是问题吗?无数新的商机,自然而然的就会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一些原本不方便运输的东西,也将变得很简单。不管是对于百姓来说,还是对于商人来说,意义都非同寻常。

    甚至我们可以使用铁路来运输将士和马匹,让我们的军队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大唐各地,让大唐的江山永固。”

    伴随着李宽的话,一些人的心情开始变得激动了起来。

    当然,也有一些人对此不屑一顾。

    “把大唐所有通了水泥道路的地方都铺上铁路,那得需要多少精钢啊?哪怕是现在的钢铁产量再翻一番,也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更不用说这么做之后,需要花费多少的钱财。”

    孔颖达听了李宽的话,觉得没有任何意义,完全就是在那里画大饼。

    “虽然户部这几年的赋税收入非常高,增速也很可观。但是要修建铁路,这点赋税根本不够看啊。我非常粗略的测算了一下,如果要修建长安城到洛阳的铁路,至少需要上好的精钢一万万斤,整个大唐一年的钢铁产量也不够修建这么一条铁路吧?

    更不用说购买这些精钢,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一条长安城到洛阳城的铁路就这样子了,如果要跟修建水泥道路一样的修建铁路,户部估计要吐血了。”

    司马才章显然也认为李宽说的话非常不靠谱。

    蒸汽机就是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那又有什么用?

    修建铁路根本就是一件不靠谱的事情。

    “所以李宽说这些话,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啊。避重就轻的在那里说蒸汽机背后蕴含的意义,却是不正面回复今年格物奖评选的问题。”

    孔颖达觉得李宽要是有那个闲钱,不如把孔子学院修建到世界各地去来的更有意义。

    “父皇,如果铁路要是真的可以像二哥说的那样,普遍大唐主要州府的话,那么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李治如今作为太子,看东西的角度自然也跟一帮人不同。

    像是这种有利于大唐江山社稷,有利于稳固统治的东西,他是非常感兴趣的。

    “嗯,一个水泥道路就已经让大唐享受到了非常多的好处。如果铁路的修建可以让运输的效率更高的话,那么意义着实非常不凡。就是这样使用精钢修建铁路的话,成本实在是太高了。除非精钢的价格可以下降到一个非常低的程度。”

    李治能够看明白的问题,李世民自然也能看到。

    不过,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李世民深知赋税收入对朝廷的重要性,而铁路的修建,显然是需要非常强有力的赋税支持才行。

    要不然把钱财花费到这里,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朝廷总不能把原本发展民生,修建灌溉设施的资金转移到修建铁路上吧?

    “这倒也是,不知道二哥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蒸汽机的用途,还不仅是用来修建铁路,运输货物,它还可以装在船上,用来驱动船只前进,让帆布成为历史!”

    还没有等大家消化完铁路的事情,李宽又抛出了一个更大的新闻。

    让帆船成为历史,让蒸汽机来驱动船只。

    这是大家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啊。

    “那个蒸汽机在铁路上行走,我还能理解,毕竟蒸汽机车下面可以安装车轮,但是把它安装在船上的时候,有什么用处呢?船只会行走,要么就是依靠风帆,要么就是依靠浆,蒸汽机有什么用?”

    高士廉忍不住跟长孙无忌吐槽。

    高家在登州也是有参与到捕鲸行业,对于船只的结构,高士廉也是有几分了解的。

    正因为他了解船只结构,就更加觉得把蒸汽机安装在船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

    并且那么大一个蒸汽机安装上去的话,船只的重量配比就完全失衡了。

    “姑且看看李宽还能吹出什么东西出来吧。我看他是不是可以把蒸汽机干脆安装在热气球上,让以后的热气球直接由蒸汽机驱动。”

    长孙无忌冷笑一声,显然是没有把李宽的这个说法放在心中。

    “帆船的发展,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这几年造船技术也有了非常大的进步,船速比十几年前增加了将近一倍,让我们的船只可以更快的到达海外各处。

    但是,帆船的限制其实还是非常大的,特别是逆风行走的时候,速度低的让人发指。”

    李宽完全无视下面的动静,继续在那里口若悬河的说着自己的观点。

    经过十来年的告诉发展,大唐的造船业在制造工业里头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许多人对船只或多或少都有所了解。

    “帆船的速度确实不快,特别是逆风的时候,只有熟练的水手配合合适的帆布,才能勉强缓慢行走。不过,这跟蒸汽机有什么关系呢?”

    顾盼盼很是不解的推了推武媚娘的胳膊,想要从她那里得到答案。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家王爷既然说蒸汽机可以安装在船上,那么就一定可以安装上去,并且可以推动船只往前行走。一旦这个目的得到实现,那么船只就真的不管是逆风还是顺风,都没有任何区别了。

    到时候从长安城到岭南的时间,可以节约至少三成,到澳洲和美洲也变得不再那么漫长。对于长途航海来说,缩短三分之一的时间,意义实在是太大了。”

    武媚娘对李宽也是非常了解的,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

    “可是像是渭水上行走的一些小船,根本就不可能装下蒸汽机啊。那么大一个铁疙瘩装上去,船只直接就给搞沉了。”

    顾盼盼想到自己曾经看到过的蒸汽机,那块头绝对不是一般的船只可以装得下。

    不客气的说,内河上航行的船只,八成都装不下那么大一台蒸汽机。

    “现在的蒸汽机是比较大,,但是并不意味着它不可以做的小一些。再说了,一旦蒸汽机安装到船上的这条路打通了,那么以后肯定会有许多办法来解决新的问题。”

    顾盼盼听武媚娘这么说,忍不住撇撇嘴道:“横竖都是李宽说的都是有道理的,懒得跟你讨论了。”

    “崔兄,我觉得这个蒸汽机安装到船上的事情,需要多留意一下。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实现,但是如果真的可以不依靠风帆行走,或者可以同时借助蒸汽机和风帆的力量一起行走的话,那么船速肯定可以提高到一个新的台阶。

    在海洋上面,船速越高,就意味着在海上漂的时间越短,可以更快的让货物变成金银,让我们手中的资金的利用效率变得更高。”

    萧锴和崔庆是两家合作成立的平安贸易的负责人,算是长安城的勋贵子弟当中,对海贸比较了解的人。

    “嗯,如果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能够生产出这样的海船出来,哪怕是价格比现在的贵一倍,也值得去买。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船只,到底还需要多久才能生产出来呢。”

    崔庆自然也能意识到李宽口中的蒸汽船的好处。

    但是他不认为短时间内平安贸易能够用上这样的船只。

    “观狮山书院搞蒸汽机研究也已经有十年时间了,这十年里,他们也算是积累了挺多经验了。李宽以前一直都没有把格物奖颁发给李谚,而是等到今年才给他,其实也就意味着蒸汽机到了今年,就已经基本上研发完成了。

    既然已经是研发完成的产品,要搬到船上去的话,需要的时间可能比我们想象的要少。按照我的估计,未来三年内,我们就能在大唐的海域看到安装了蒸汽机的海船了。”

    萧锴很清楚东海渔业登州造船作坊的技术水平。

    如果有现成的蒸汽机可以用,只是对船只进行改造的话,很可能明年就能看到装了蒸汽机的海船。

    “我安排人专门盯着蒸汽机研究所和东海渔业造船作坊,如果有动静,肯定可以提前知道。”

    崔庆倒是没有跟萧锴去争执。

    因为在造船这一行,萧家比自己明显更有发言权。

    “有些人可能觉得从长安城到广州,只需要三个月时间,有时候甚至两个月就到了,已经是比之前要快了许多。但是如果有一天,从长安城到广州只需要半个月,从广州到蒲罗中也只需要不到半个月时间,那么大家对下岭南和下南洋,是不是就不再那么恐惧了?”

    “南洋各国,蕴含着莫大的商机,不管是对于大唐来说,还是对于百姓和商家来说,将更多的货物高价卖到国外,换取我们需要的东西,是一件很划算的东西。

    就比如瓷器,大家都知道它是要泥土烧出来的,但是其他国家的人根本就制作不出来,或者是制作不出如此精美的瓷器。

    这种情况下,我们要是能够把更多的瓷器运输到各个国家,换取金银或者粮食、香料的话,是不是很划算呢?”

    “这些东西,没有蒸汽船的时候,也是可以去做的。但是有了蒸汽船,我们一年就可以做出两年的东西,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啊。”

    李宽越说越有感觉,不断的抛出一些新鲜的玩意出来。

    现场原本在窃窃私语,不断评论的人群,慢慢的也将注意力全部留在了李宽身上。

    因为一个走神,你可能就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时间就是金钱,这话说的太俗气了;不过时间就是生命,这话倒是说的还挺有道理。到时候我们可以把这半句话张贴到学堂之中,鞭策更多的学员努力学习。”

    孔颖达听了那么久,总算是听到了半句自己爱听的话。

    “嗯,楚王殿下的演讲,总是能够时不时的说出几句名言警句出来,倒也不愧是‘长安城第一才子’。不过,似乎现在已经好久没有看过他的作品出来了。”

    “怎么会没有看过他的作品,前阵子的《西门冲》,不就是他写的吗?”

    孔颖达脑中立马就浮现了“二八佳人体似酥”的佳句,一时有点回味家中下纳的小妾的滋味。

    “宽儿对于发展海贸,那真是不予余力啊。不过,这些年,通过海贸给我们大唐着实带回来了大量的金银,让百姓们的生活变得好了许多。”

    李世民一听李宽在那里讲蒸汽船,就知道这个家伙又想忽悠大家出海了。

    大唐百姓现在对于出海的热情,已经算是比较高了。

    当然,这个比较高,只是相对之前几年。

    整体来说,愿意出海的人,还是少数。

    只有那种对大海充满幻想和激情,或者是生活所迫的人,才会愿意出海。

    “海外的世界,能够带来无穷的想象力,让海外的那些蛮夷来反哺我们大唐百姓,倒也算是一个好办法。特别是澳洲和美洲的发现,证明二哥说的地球仪是非常靠谱的,这样就意味着极西之地,还有大量的土地,那里生活了许多蛮夷。

    如果我们可以从所有的蛮夷身上挣钱,那么朝廷就可以考虑进一步减轻百姓们的赋税负担,大唐国内的局势,肯定会更加的稳定,江山千秋万代,将不再只是一个梦想。”

    李治毕竟是从小在楚王府厮混着长大,对于李宽的一些想法,还是把握的比较准确的。

    相对来说,他这个太子对于盘剥蛮夷,其实是持支持态度的。

    反正受损失的又不是大唐百姓,盘剥的厉害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水均,楚王殿下对蒸汽机如此看好,你们水均制作所有没有考虑专门给蒸汽机研究所设置一个作坊,专门生产蒸汽机相关的零件?”

    陈兴跟水均坐在大讲堂的后方,思索着蒸汽机背后的商机。

    作为长安城最有代表性的作坊之一,水均制作所和长安精工都算是新式工业企业的代表,生产的零件都是以前不曾出现过的。

    “这个要看李谚准备如何考虑了。如果蒸汽机研究所专门在作坊城建设一个作坊用来生产蒸汽机,那么我自然也要考虑专门修建一个作坊在旁边配套。

    但是如果只是维持小规模的生产,每年只是建造几台,或者是十几台蒸汽机的话,那么现在的作坊就完全可以对应了。”

    水均权衡着利弊,想着要怎么应对蒸汽机研究所下一步的动作。

    反倒是陈兴不用为自家的长安精工操心。

    因为主营螺栓、螺母、螺钉的长安精工,不管是装在哪里的螺栓螺母,加工的工艺都是差不多的,基本上可以使用同一条生产线来生产。

    “楚王殿下给蒸汽机规划了那么大的前途,李谚不可能不借着这个就会修建一个大作坊。按照我的估计,在作坊城修建一个蒸汽机作坊只是第一步,很可能人家马上就会在登州再修建一个蒸汽机作坊,专门用来生产装载在船只上的蒸汽机。”

    陈兴结合李宽的话,推测出了自己的结论。

    “嗯,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就要考虑去登州也设置一个作坊,专门给蒸汽机作坊配套。”

    水均一点也没有犹豫,心中马上有了答案。

    “蒸汽船的出现,将会彻底的给大唐的造船行业带来一场革命。如今的船只全部都是木头制作而成,使用了蒸汽机作为动力之后,铁船的出现也将成为可能。”

    李宽几乎没有做什么停留,继续自己的演讲。

    “到时候我们大唐只要在沿海各个港口修建码头,就可以让我们的海船从长安城一直跑到蒲罗中,跑到永平港,跑到希望港,不用担心船上的煤炭没有了,蒸汽机用不了了。”

    蒸汽机自然不是万能的。

    不等其他人质疑蒸汽机的煤炭补给,李宽直接就自己把结果给抛了出来。

    “当悬挂着大唐龙旗的海船奔波于各个海洋,当隶属于我们大唐的港口遍布全球,那么我们大唐就将成为一个日不落帝国!”

    李宽这话一说完,台下的李世民立马就激动了。

    日不落帝国啊!

    多么响亮的一个名字!

    知道了地球仪的结构,李世民倒也立马就能理解日不落帝国的含义。

    “当太阳从长安城西边落山的时候,大唐在海外的其他区域,才刚刚迎来初生的太阳。父皇,如果二哥口中的日不落帝国成为现实,那么我们大唐必定成为超越任何朝代的存在呢。”

    李治也激动不已。

    作为太子,这大唐的江山,迟早都是他的。

    日不落帝国的名声,最有可能是在他担任皇帝的时候实现。

    所以他的反应比李世民还要激动几分。

    “就冲着宽儿这个日不落帝国,朕就要对蒸汽机的发展大力支持。原本我还担心宽儿拔苗助长,固执己见的推广成本高昂,效率似乎不算很高的蒸汽机,现在想来,宽儿考虑的肯定比我们还要全面,只要在背后支持就行了。”

    李世民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激动,觉得今天来参加这个颁奖仪式,实在是太有价值了。

    到了李世民这个年纪,有了现在这个成就,他想要追求的东西已经不是很多了。

    但是,李宽给出来的日不落帝国,却有着致命的诱惑力,让李世民欲罢不能。

    毕竟,不管是哪个帝王,都希望自己成为子孙后代仰望的存在。

    “嗯,父皇说的有道理,等下午我想去蒸汽机研究所参观一下,好好的了解一番蒸汽机。”

    不管是为了敷衍李世民,还是自己真的感兴趣,李治的表现都是让人无可挑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