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9章 工业革命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大郎,你获奖了!楚王殿下请你们上台领奖呢!”

    大讲堂中,李淳风眉开眼笑的看着自己那个“不成器”的儿子。

    曾经,这个不务正业,不愿意继承自己衣钵的儿子,是让自己那么的失望。

    如今,李宽宣布大唐皇家科技奖格物奖的获得者是李谚的时候,李淳风的态度立马就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至于周边议论纷纷的人群,李淳风根本就没有放在眼中。

    经常跟李世民,还有王公贵族接触的他,很清楚这种东西东西,无关人等的意见,是那么的没有用。

    只要李宽坚持认为格物奖应该发给李谚,这就足够了。

    其他人的反对都是没有意义的,都是在嫉妒自己的儿子。

    “李谚,你赶紧上去吧,好多人都看着你呢!”

    童周在旁边也笑着敦促李谚上台。

    作为同一时期进入到观狮山书院的人,李谚跟童周的关系还是挺不错的。

    特别是童周的出身并不好,李谚这样的勋贵子弟愿意跟他交往,他心中还是知道好坏的。

    “这个蒸汽机还没有正式开始量产,楚王殿下现在就把格物奖颁发给我了,会不会有点太着急了呀?”

    李谚这话,算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蒸汽机的前途非常广大,这一点他是深信不疑的。

    但是到底广大到什么程度,他却是想象不出来。

    虽然李谚也认为凭借着蒸汽机,自己迟早能够获得格物奖,但是肯定不是现在。

    意外,非常的意外!

    李谚现在都还有点迷糊呢。

    “楚王殿下认为你有资格获得格物奖,那么你就有资格。前段时间,楚王殿下不是让你开始规划一下观狮山书院到作坊城,还有到长安城明德门的铁路吗?现在看来,楚王殿下是认真的,他是真的准备要大规模的开始修建铁路了。”

    童周经常去蒸汽机研究所串门,对于那里发生的事情,他倒是门清。

    “可是我们实验性质的铁路才刚刚修建完成,蒸汽机在上面奔跑的效果如何都不清楚,就开始考虑大规模的修建铁路,会不会太着急了啊。”

    李谚心中开始有点虚。

    李宽是说过让他规划一下铁路的事情,但是他并没有认真对待,觉得不着急。

    现在听童周这个旁观者这么一说,他发现自己可能拖后腿了。

    “修建铁路是需要时间的,不是一天两天可以完成。你的蒸汽机如今已经完成了好几台样机的制作了,特别是最近的一台已经将密封件全部使用橡胶制作,初步试验的效果很不错,只要再拉到铁路上跑一跑,看看是不是真的可以拉货,那就可以开始大规模的生产了呀。

    哪怕是有一些问题,你也还有时间改善。毕竟长安城到作坊城,虽然不算很远,可是要铺设铁路的话,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至少需要花费一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吧。”

    童周不断地给李谚打气。

    因为四周用异样、不爽、嫉妒的眼神看着李谚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

    “大郎,先不用管那么多了。你先上去领奖再说,陛下都已经起身了。”

    李淳风推了一把李谚,觉得这个时候不是纠结和讨论这些东西的时候。

    李谚听了自己阿耶的话,深呼吸一口气,不再想那么多,起身直接朝着台上走去。

    没有不断闪亮的镁光灯,也没有粉丝们的呼喊声,反倒是传来阵阵嘘嘘声。

    很显然,李谚这个格物奖,是今天最有争议的。

    特别是一些觉得自己有希望获奖的人员,对于李谚是怎么看都不顺眼。

    好在这些东西,并没有影响颁奖典礼的进行。

    李世民哪怕是看到了场中许多人对格物奖有意见,也没有说什么。

    在今天这个场合,他肯定是要支持李宽的。

    哪怕是李宽真的做出了什么错误的决定,也是要支持的。

    有什么疑问,可以留在后面再说。

    当然,李世民也并非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今天有一千多人在大讲堂,其中不少都是朝中大臣和长安城的勋贵,以及各个书院的教谕。

    要是李世民真的什么话都不说,有些人可能会觉得李世民做事有失公允。

    这自然也不是李世民希望看到的场景。

    “宽儿,奖项已经颁完了,还剩下挺多时间,你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给大家做一个演讲,主题就是蒸汽机的作用。怎么样?”

    李世民满面笑容的给朱银、石明、九条杏香和李谚颁发了奖杯和大唐皇家钱庄的银票,并没有马上回到座位,而是给李宽抛出来一个难题。

    李世民的话,看起来像是在征询李宽的意见。

    不过李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这话其实就是命令了。

    格物奖的争议这么大,李宽要是不说几句,今天看来是有点不大好收场了。

    好在李宽最不怕的就是即兴演讲。

    先感谢,再回顾,然后展望,这基本上是所有演讲的套路了。

    前世李宽可是花费了公司三千元去参加了外部培训,才了解到这个套路呢。

    “没问题,既然陛下对蒸汽机很感兴趣,微臣就借着这个机会给大家介绍一下我想象中的蒸汽机运用场景。”

    不出李世民意料,李宽果然答应了。

    很快的,就有人把这个临时安排传开了。

    “那需不需要给你十分钟准备一下?”

    李世民虽然让李宽临时来了个演讲,但是显然并不是想要看李宽出丑。

    李宽丢人,就是他李世民丢人啊。

    “不用,现在就可以开始,请陛下回到座位,微臣就以蒸汽机为主题,给大家来一场演讲。”

    “无忌,这个蒸汽机,你怎么看?”

    当李世民跟李宽在台上说着话的时候,台下的长孙无忌跟高士廉也在窃窃私语。

    他们看问题的角度,比一般人要厉害。

    虽然心中都有很多疑问,但是他们并不认为李宽是借公徇私,把格物奖颁发给了不适合获奖的李谚。

    “李宽做事,一向是谋而后定。这蒸汽机研究所是观狮山书院最早成立的一批研究所,背后蕴含的东西,绝对不是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但是,说实话,我现在也还没有搞清楚这蒸汽机到底有多大的用处。

    如果只是用来拉货的话,似乎并不划算。但是那么大一个铁疙瘩,造价昂贵不说,维修起来应该也是非常麻烦的。所以除了拉货,运用在其他地方,短时间内似乎也不是那么现实。”

    长孙无忌盯着台上的李宽,仿佛想要穿透李宽的内心,看看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之前几年的格物奖,不管是颁发给了水,那个成果都已经是大规模的得到了运用。可是这个蒸汽机,现在却是只有蒸汽机研究所的人知道什么回事,外面的人大部分都连听说都没有听说。

    偏偏李宽就把今年的格物奖颁发给了李谚。今年是大唐皇家科技奖设立的第十年,今年的奖项跟往年的相比,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我总觉得,李宽应该还是还有什么东西蕴含在这个奖项背后。”

    高士廉邹着眉头,却是怎么也理不顺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舅舅,看来想不通的人不仅是我们,陛下也有疑问。我们现在先不用纠结了,陛下已经让李宽以蒸汽机为主题,来一场临时演讲了。我倒是想要看看,李宽能够把蒸汽机吹出什么花来呢。”

    长孙无忌坐在最前排,能够清晰的听到李世民跟李宽的对话。

    “嗯,那就好好听一听,看看李宽的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楚王殿下又有做演讲了,可惜书院里头好多教谕和学员都没有机会聆听呢。”

    当李宽准备演讲的消息传来来的时候,刘界很是遗憾的跟许敬宗说了一句话。

    每一次李宽做演讲,对观狮山书院的发展都是一个大促进。

    特别是《科学杂志》上面的论文,许多都是跟李宽演讲中提到的东西相关联的。

    毕竟,有研究方向的情况下,更加容易出成果。

    “没关系,《大唐日报》、《长安晚报》、《曲江日报》、《月亮报》,长安城中有点规模的报社,都有安排写手过来。再加上书院里头也安排了人专门记录今天的一切,所以倒是不用担心其他学员和教谕不知道楚王殿下今天说了什么。”

    作为观狮山书院一年一度最重要的活动,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自然是做了非常充分地准备。

    刘界倒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

    只是觉得书院里头的那些人不能亲自聆听李宽的演讲,很是遗憾。

    “那倒也是!不过楚王殿下之前并没有计划做这个演讲,陛下如今突然让他以蒸汽机为主题来做演讲,我有点担心呢。”

    “你担心什么?蒸汽机的概念本身就是楚王殿下提出来的,整个大唐,就没有谁比楚王殿下更加了解蒸汽机了。”

    许敬宗显然对李宽非常有信心。

    跟李宽打交道的时间久了,许敬宗觉得李宽现在跟自己说什么,他都愿意相信。

    哪怕是李宽说观狮山书院哪个研究所设计的东西能够把人带上天空,像小鸟一样飞翔,他都愿意相信。

    “嗯,那我也好好的听一听,看看楚王殿下对蒸汽机到底有什么安排,以后好让书院把一些资源向蒸汽机倾斜。”

    “刚刚陛下指示我给大家做一个蒸汽机相关的演讲,我本来想要直接开始的。不过,在正式演讲之前,我还是觉得需要给这一场演讲起一个名字,因为他注定是一场影响深远,改变大唐乃至世界格局的一场演讲。”

    李宽清了清嗓子,待下面众人稍微安静了一些之后,开始了今天的演讲。

    不过,他这话一出口,立马就引起了一大堆的争议。

    “他李宽把自己当成什么了?天王老子吗?临时增加的一个演讲,从他嘴里冒出来,反而成为什么影响深远、改变大唐的演讲。他也太能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吧。”

    长孙冲一听到李宽的话,就忍不住跟身边的郑海吐槽。

    其他人的反应也都差不多。

    “楚王殿下还是一如既然的犀利,要么不搞演讲,一搞起来就要开始震惊大家了。”

    童周坐在最后排,忍不住站起了身子。

    “九哥,你说二哥的这场演讲,不会把事情给搞砸了吧?”

    兕子有点担心的看了看四周众人的反应,对李宽那么高调的给自己的演讲下定论,有点没信心。

    “盼盼,看到没有,这就是我武媚娘喜欢的男人,做什么事情都非常有信心。哪怕是全天下人都不相信他,他仍然能够坚持初心,坚持自己的观点。”

    武媚娘跟顾盼盼也来参加了今天的颁奖典礼。

    “哼,话说的那么满,可别一会收不了场,那就尴尬了。”

    顾盼盼瞥了撇嘴,觉得李宽太自满了。

    “没有本事的人说这样的话,那是夜郎自大。但是有本事的人说这样的话,那就是信心满满。”

    武媚娘这话,让顾盼盼无话可说。

    “大唐是怎么样一个国家?我先诸位虽然都是唐人,却是不一定能够准确的回答这个问题吧?有些人会说,大唐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大唐是一个尚武的国家,大唐是一个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国家。

    这些说法有错吗?自然是没有的!但是,我想说的其实是,大唐是一个农业国家,大唐之前的朝代,也都是一个农业国家,本质上并没有什么改变。”

    李宽继续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不管这话说出来之后,李世民和诸位大臣会不会不高兴。

    什么叫做大唐和之前的朝代,都是一个农业国家,没有什么改变?

    难道你的意思是朕跟之前的帝王一样,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之前你不还是在说朕是千古一帝吗?

    李世民很是无语的盯着李宽。

    这家伙,不会是因为自己刚刚逼迫他在台上演讲,就故意这么说话吧?

    “而我接下来要做的演讲,题目是‘工业革命’,一场如何让大唐从农业社会进入到工业社会的演讲,一场让大唐彻底的区别于过往朝代的演讲。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之后,众人在来看今天的演讲内容,绝对会认为‘工业革命’这四个字,是最贴切的主题。”

    李宽这话一出口,现场立马就又不淡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