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7章 最有争议的奖项(大章,求月票)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房遗爱你先闭嘴,马上要公布名单了!”

    大讲堂前排,房遗爱跟高阳公主在那里碎碎念一样的说着话,不过这种谈话,往往都是房遗爱在那里没事找事做。

    “每年的获奖人选都是观狮山书院的学员或者教谕,顶了天就是楚王府哪个作坊的匠人能够获得格物奖,其他书院一个能打的都没有,你那么激动干什么呀。”

    房遗爱被高阳扫了面子,不过也只敢这样抱怨一下。

    这么多年,他们这种相处模式以及固定了下来。

    “你懂什么,好好听一听二哥的讲话,看看他是怎么评价今年的获奖者,指不定里面就蕴含着商机。再说了,哪怕是为了以后去楚王府,能够跟大家有一个话题,也应该好好听一听啊。”

    高阳想的东西显然比房遗爱要多很多。

    虽然她跟李宽名义上也算是兄妹,但是关系却是一直都比较生疏。

    每次高阳跟着房遗爱去到楚王府,都会提前想一想,到时候扯什么话题比较好。

    当然,要是按照高阳往年的脾气,她肯定不会这样跟谁折节下交。

    奈何楚王府的吸金能力太强了,而高阳习惯了挥金如土的生活,如果不想自己的生活质量下降,自然就要给房府找一下新的收入来源。

    特别是那种属于他们两夫妻的收入来源。

    放眼天下,没有谁比李宽更加能挣钱了,高阳自然也是把挣钱的想法打到了李宽身上。

    “你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去楚王殿下府上,有什么好想那么多的?想去的时候直接过去就行了。”

    房遗爱撇了撇嘴,显然不是很认可高阳说的话。

    不过,高阳已经完全不理会他了。

    因为台上的李宽已经开始公布今年的获奖人选了。

    “接下来,我首先要公布的是大唐皇家科技奖算学奖。算学是一门基础学科,不管是格物学还是医学,疑惑是商学和日常生活,都需要跟算学打交道。

    在过去,我们对算学的印象还停留在账房上面,不觉得算学的发展对我们的生活会有什么特别的影响。

    但是,这一位获奖者,他把算学的知识活用到了气象统计之中,在包罗万象的数据里头,寻找各种各样的规律,并且创新性的发现了多条统计公式,为大唐统计学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想大家肯定已经猜测到了他是谁,没错,他就是朱银,观狮山书院气象研究所的创建者。”

    台上,李宽声情并茂的开始进入主题。

    “气象研究所这段时间搞出来的人工降雨,倒是大大的缓解了关中干旱的情况。听说那个朱银还准备转变在《大唐日报》上面开头一个版面,介绍第二天的天气预报及未来三天的天气预报呢。”

    台下,司马才章比较客观的评价者算学奖的获得者,认为朱银拿着个奖项,还是比较容易让人服气的。

    “那个朱银,从来没有参加过春闱,也没有在明算科中获得另外名次,大唐皇家科技奖算学奖颁发给他,岂不是跟算学奖的定位有所不符?”

    孔颖达的观点显然跟司马才章不大一样。

    在他看来,算学奖就应该颁发给专门搞算学的人,医学奖就应该专门颁发给搞医学的人。

    要不然的话,就乱套了。

    作为孔子的后人,他是最重视规矩,希望大家都在一个规矩之内生活。

    “我曾经在《科学杂志》上面看到过一篇朱银写的关于统计学的论文,听说户部那里已经按照论文的内容开始运用在赋税统计之中了。虽然朱银不是专门搞算学的,但是只要能够真的做出来一些成果,大家还是可以信服的。”

    在讨论具体的问题的时候,国子监内部的等级会变得不那么森严。

    事实上,各个书院之中,在讨论问题的时候,彼此都不大会考虑对方的地位。

    要不然就没有办法讨论了,直接谁的职位最高,谁说的就有道理。

    “等会看看他是怎么发表获奖感言的,我倒是想看看朱银自己认为自己是不是有资格获得算学奖。”

    孔颖达不想跟司马才章在那里争执。

    “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之中,有了神农尝百草,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各种庄稼,有了无数先贤们从各处探索和寻找,才有了多姿多彩的农作物和蔬菜。

    棉花的出现,在汉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记录,只是在中原一直没有得到大规模的普及。自从朝廷在朔州开始推广棉花种植以来,大唐百姓们的衣服慢慢的从麻布衣服变成了棉布衣服,冬天可以盖上暖和的棉被。

    棉花的重要性,已经取得了大家的共识,它是一种对大唐发展有着重要意义的经济作物。但是,许多人并不知道,棉花的种子其实也是一直在改良,一直在进步。

    有这么一个人,从观狮山书院一毕业之后,就加入到了棉花研究所,离开长安城,远赴朔州,多年都没有再回长安”

    这年头的颁奖典礼,还不像后世搞得花里胡哨。

    李宽介绍完算学奖的获得者,立马就开始介绍农学奖的获得者。

    到时候全部奖项都公布完毕之后,再由李世民上台给大家颁奖。

    “姚教谕,这农学奖颁发给石明,倒是名至实归啊。这几年,石明挑起了棉花研究所的大梁,不仅要帮助朔州刺史处理一些朔州城内的事务,还需要早出晚归的研究棉花种子的改良。

    我听说他发明了一种方法,可以让棉花的收成上涨一成,如今已经在朔州开始推广。”

    不等李宽公布最终的结果,一些熟悉棉花研究所的人员,就知道农学奖的获得者是石明了。

    作为观狮山书院里头最早开始研究棉花种植的人物,石明在农学院里头的知名度还是挺高的。

    这几年,甘蔗研究所的负责人获得过农学奖,水稻研究所的负责人获得过农学奖,甚至连温室种植研究所的人员也获得过农学奖。

    如今棉花研究所的负责人石明获得农学奖,也算是大家的意料之中。

    不客气的说,哪怕是今年石明没有获奖,过个几年,农学奖的名单里面,也肯定有他。

    毕竟,大唐皇家科技奖农学奖的颁发对象,目前还是倾向于为大唐庄稼和经济作物的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人物。

    也正因为这个倾向,让许多农学院的学员都提高了改良农作物种子,寻找新的农作物的热情。

    “确实如此,石明拿着个农学奖,是最没有争议的!不过温光你也不用气馁,在你的努力之下,大唐百姓多了一条养蜂的选择,蜂蜜的价格也从原来的高不可攀变得亲民了许多。

    依我看,短则两三年,长则五六年,农学奖里面,肯定会有你的一个名字。”

    作为大唐皇家科技奖第一届农学奖的获得者,姚远今天自然也是来到了现场。

    而坐在他身边的温光,则是专门负责研究蜜蜂的人工养殖。

    在他的努力之下,棉花蜜已经成为大唐勋贵世家餐桌上经常可见的一种食物。

    面包新语里面的一些甜点,更是喜欢用棉花蜜做一些点缀。

    只不过蜂蜜的作用毕竟没有办法跟棉花、水稻、花费和甘蔗相比,所以温光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获得农学奖。

    这种情况,其实就是研究领域的一个局限性了。

    就像是后世,你要是学的计算机或者金融的,那么一毕业就月薪上万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但是你要是学的是机械设计及其自动化之类的传统学科,那么干个三五年都月薪没有办法上万的可能性是非常高的。

    不是你的能力不行或者不够努力,而是你这个领域的特点就是这样。

    农学院里头,研究那些重要经济植物和重要的农作物的人员,比研究一些偏门的东西的人员,更加容易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农学奖,这也不算是一个秘密了。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去搞研究都是冲着大唐皇家科技奖而去的,所以这个特点,并不会影响观狮山书院农学院下属各个研究所的发展。

    这就像是后世的各个研究所,又有几个人进去是冲着获得诺贝尔奖去的呢?

    “楚王殿下现在让人从美洲带回来了土豆和辣椒,如今地瓜和玉米也有大量的人去寻找;至于其他什么橡胶树之类的东西,更是有着很高的悬赏金额去鼓励大家带回来。

    我觉得未来几年,最有可能获得农学奖的,应该是研究这些热门作物的人员。”

    温光倒是看问题看的很清楚。

    虽然姚远说自己将来有可能获得农学奖,他也觉得自己是有可能获得农学奖。

    但是获奖的时间,估计至少是十年以后了。

    “没有关系,只要你的研究确实给大唐百姓带来了好处,那么就是有价值的。伴随着大唐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蜂蜜的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多,到时候你的蜂蜜研究所的重要性就愈发的突出,迟早评委会会把你作为农学奖的重要竞争者。”

    姚远跟温光算是故交,听了温光略微有点失意的话之后,忍不住出言安慰了一下。

    “石明!你获奖了,你获奖了!”

    当姚远和温光在那里低声的交流的时候,台上李宽已经宣布农学奖的获得者是石明。

    跟着一起回到长安城的石养,脸上笑开了花。

    虽然作为一个农夫,他不是很理解大唐皇家科技奖背后代表的意义。

    但是这是大唐最高的奖项,等会陛下会亲自给各个获奖者颁奖,并且每个获奖者都能获得一万贯钱的奖金,这个消息他是非常清楚的。

    说实在的,之前石明一门心思的扑在研究所上面,甚至为此错过了褚遂良给的提拔机会,石养是有点意见的。

    如今听到李宽在台上宣布石明获得了大唐皇家科技奖农学奖,他突然觉得石明的一切付出都值得了。

    “阿耶,你稍微小声一点,楚王殿下接下来还要公布医学奖和格物奖的人选呢。”

    虽然石明心中也非常激动,但是却是强忍着装出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只是那略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内心。

    在收到书院的联络,让他带着自己家人在六月上旬前回到长安城的时候,石明心中其实就隐隐有了猜测。

    大唐皇家科技奖的获奖人选,肯定是在今天之前就早早确定了的。

    因为有些人不在长安城,单单通知他们来长安城,就需要花费挺长的时间。

    不过,当李宽真的公布自己是今年农学奖的获得者的时候,石明还是非常激动的。

    他还不到三十岁啊,就已经获得了农学奖,未来非常值得期待啊。

    “长孙兄,算学奖和农学奖都颁发给了观狮山书院的人员,看来今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又要被观狮山书院包圆了。那李宽就好意思,一直让大唐皇家科技奖成为观狮山书院的专属吗?干脆也别叫大唐皇家科技奖,直接叫做观狮山书院科技奖得了。”

    人群之中,长孙冲很是不满的跟身边的郑海抱怨。

    作为渭水书院背后的金主,长孙家跟郑家如今都希望渭水书院能够在大唐皇家科技奖方面有所突破。

    可是,看现在的模样,显然是不大可能了。

    因为接下来的医学奖和格物奖,这是观狮山书院的传统优势项目,其他书院要想跟它竞争,简直是难如登天啊。

    “那个朱银,也就是借着这段时间人工降雨的风光,才能让大家服气。要不然他这个算学奖,我觉得是有争议的。不说观狮山书院里头的其他学员,单单就长安城中其他几个书院,算学研究做的好的也有不少啊。”

    郑海也觉得有点可惜。

    明算科是大唐科举考试的科目,所以各个书院对算学的重视程度,还算是比较高的。

    本来郑海觉得今年渭水书院最有可能的就是在算学奖方面有所突破的。

    “那李宽,简直是又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我听说大唐皇家科技奖评委会选出来的获奖人选,全部都只是一个候选名单,每个奖项至少需要提交两个候选人给到李宽,由李宽乾坤独断的决定获奖人选。

    这种方法,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平性可言啊。我觉得渭水书院是时候联合其他书院起来反抗这一点了。”

    长孙冲对于李宽把持大唐皇家科技奖的评选,是非常有意见的。

    之前,他也曾经想过单独的搞出一个其他奖项出来。

    事实上,他也已经这么做了。

    但是那些奖项的影响力跟大唐皇家科技奖比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

    所以现在他已经不打算挑战大唐皇家科技奖在大唐的地位了。

    他只是希望能够有机会介入到大唐皇家科技奖的获奖人选评选之中,将这部分权利从李宽的手中分出来。

    “嗯,最开始的时候,由于大家对这种奖项的评比不是很熟悉,李宽自己一个人把持了就算了。如今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每个奖项都还是由李宽来最终确定的话,着实有点不合适。”

    郑海显然也是支持长孙冲的这一个观点的。

    大唐皇家科技奖的评选,如今已经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

    不说格物奖背后蕴含的商机,单单各个赌坊在暗地里开出的赔率,就很值得郑海动手。

    如果他能够提前获得科技奖的获奖人员信息,那么郑家可以操作的空间就要大很多。

    为什么大唐各地的赌坊一直都没有办法完全禁止呢?

    除了根植于每个人心中的赌性在作怪之外,归根结底是这些赌坊背后都是有靠山的。

    五姓七望,他们可不仅仅做一些正当生意。

    只要是挣钱的生意,他们或多或少都会有涉及。

    哪怕是淳于难在做的那种业务,其他世家其实也一直都有在做。

    只是以前的规模没有人家淳于难那么大而已。

    “先看看那医学奖和格物奖是不是真的还是观狮山书院的人获得了。如果这些获奖者的发明不能让人折服的话,我们一定要借着这个就会好好的在《长安日报》上面讨伐一下李宽。”

    长孙冲今天本来是抱着希望而来,现在慢慢的变得抱着鸡蛋里挑骨头的心思盯着台上的李宽了。

    不过,医学奖和格物奖的颁发,显然并不会因为长孙冲有什么意见而做出任何的改变。

    甚至台上的李宽,压根就不关心长孙冲这帮人会有什么想法。

    论到对科学技术发展的促进作用,李宽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加清楚。

    不管是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发的什么奖项,李宽其实都是深思熟虑过的。

    “接下来公布的,将是跟大家生活息息相关的医学奖。每一年的医学奖获得者背后,都意味着有无数的病患得到了拯救,意味着有许多曾经无药可治的人,被郎中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

    今年的医学奖获得者,自然也不例外。

    一直以来,大家印象中的郎中都是孙神医那样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是在我们长安城,却是也有一批女郎中活跃在其中”

    伴随着李宽的话音,大讲堂中众人开始停止了讲话,想要第一时间听到医学奖的获得人选。

    “主人,我觉得楚王殿下等会说出小娘子的名字的可能性非常大呢。”

    大讲堂里面,阿古诺跟阿义那坐在最后一排,紧张的看着台上。

    作为梅里亚的父亲,阿义那自然也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获得医学奖。

    要知道,这并不是没有先例的。

    同样是突厥人出身的契苾朵朵,就是大唐皇家科技奖第一届医学奖的获得者,这让契苾家族在突厥人中的地位上升了一大截。

    甚至契合何力这个当父亲的人,也享受到了不少的好处。

    楚王殿下愿意把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发给一个突厥人,说明他心中已经把你真的当成唐人来看待了。

    而这背后蕴含的意思,则是契苾家族已经彻底的融入到了大唐,成为大唐勋贵世家的一员。

    阿义那自己也是曾经突厥的贵族,地位比契苾何力不见的差到哪里去。

    但是如今两个家族在长安城的地位,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如果能够依靠自己的女儿梅里亚获得医学奖的机会,好好的提升一下阿义那家族的地位,指不定哪天也可以跟契苾家族再次平起平坐呢。

    不差钱了的阿义那,如今的想法也开始变了。

    “梅里亚的名气不如契苾朵朵,虽然她也算是观狮山书院医学院中比较有名气的女郎中,但是医学院里头的高手很多,能不能获奖还真是不好说呢。”

    阿义那有点期待,又有点忐忑。

    “您说的没有错,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里面,确实高手如云。前阵子各个报纸上讨论最热烈的就是医学奖的候选人,好几个名字都是热门人选。但是,刚刚楚王殿下专门提到了女郎中,说明今年的医学奖获得者应该是一名女的。

    在医学院里头,女郎中的数量还是非常少的,有名气的女郎中的数量就更加少了。小娘子作为跟契苾朵朵差不多时间进入到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女学员,如今已经是医学院里有名的女教谕了,获得今年的医学奖,也算是名副其实。”

    阿古诺这话,越说越有信心。

    因为盘查了一遍,发现能够跟梅里亚竞争的人选,要么就曾经获得过医学奖,要么就是有着这样那样的硬伤,阿古诺认为不可能获奖。

    “嗯,先别说话了,楚王殿下马上就要公布了!”

    阿义那脸色有点潮红,两眼紧紧的盯着台上的李宽,比坐在前面一些的梅里亚还要紧张。

    这就像是高考成绩出来之后,可以查分了。

    这个时候你打一个查分电话,旁边站着的父母,紧张的心情比你还要夸张。

    可怜天下父母心,古今中外,概莫如此啊。

    人家突厥人,也是人啊。

    “获得今年医学奖的是九条杏香,她创新性的发明了疝气的根治手术,解决了无数中老年患者的各种疝气问题,为大唐医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当李宽这话传到阿义那的耳中的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就变得惨白。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啊。

    “那九条杏香不是倭国人吗?为何楚王殿下把医学奖颁发给一个倭国人?”

    这个时候,阿义那已经忘记了自己也是突厥人。

    曾经是大唐最大的敌人。

    在他看来,大唐如今都已经在草原上成立了镇北道。

    不说早年间移民内陆的突厥部落,哪怕是留在草原上的一些部落,如今也都属于镇北道的管辖范围,是纯正的大唐人了。

    但是九条杏香不一样啊,虽然她应该也加入了长安城的户籍,但是阿义那还是觉得她是倭国人。

    这根整个大唐还没有完全接受倭国人有很大的关系。

    像是长安城的不少百姓,家境好一点的都娶了倭国或者新罗女子为妾,但是大家说到这些女子的时候,习惯性的还是没有把她们当成是唐人。

    “主人,那九条杏香是跟契苾朵朵齐名的女郎中,再加上她曾经又是楚王殿下的婢女。这个医学奖颁发给她,虽然可能有些人会不服气,但是估计没有什么人会替我们说话呢。”

    虽然阿古诺也非常的失望,但是却是不敢在这个时候火上加油。

    九条杏香获得了医学奖,会不会有人不服气呢?

    肯定会的!

    如果梅地亚获得了医学奖,不服气的人可能更多。

    “二哥为提高女子在大唐的地位,可谓是不予余力啊。”

    大讲堂的最前排,兕子跟李治并排坐在一起。

    今天的场合虽然很隆重,但是却不是朝堂上的活动。

    所以兕子这些女眷也可以堂而皇之的进来,并且坐在李治旁边。

    “兕子,你又不是第一次认识二哥,你看看小玉米的样子,就知道二哥有多么的疼爱女孩,心中根本就没有重男轻女的心思。”

    李治苦笑一声,觉得李宽把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发给一个倭国来的女子,肯定会招来非常多的非议。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里头,有实力竞争医学奖的人员,其实还是挺多的。

    只是李治没有想到最终会是九条杏香胜出了。

    “那个九条杏香我倒是很早就认识了,以前她在二哥身边做事的时候,我倒也没有发现她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医学天赋。看来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啊’。

    二哥发现人才的眼光,还真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你看楚王府的王玄策、褚遂良、上官仪、席君买,还有那薛礼和马周,个个都非常不凡。

    在二哥没有提携他们之前,谁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的才华居然如此出众,简直是个个都有出将入相的本领呢。”

    “你怎么没有说还有狄仁杰呢,这才是楚王府这两年名气最大的人员呢。”

    李治忍不住打趣了一下兕子。

    狄仁杰跟兕子眉来眼去的情况,他哪能不知道呢?

    也就是大唐的风气还比较开放,要是放在明清时分,还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九哥,人家跟你说正事呢,你扯那么远干什么呢。”

    兕子忍不住脸色一红,不过扫视了一圈,才想到狄仁杰如今还在蓝田县,没有参加今天的颁奖典礼呢,心中不由得有些遗憾。

    “话说回来,那个九条杏香的医术,倒是真的很了得。大明宫中,楚王太妃娘娘如今但凡是有什么身体不适,都是专门请她过去诊断的。哪怕是宫中的不少娘娘,也都是愿意请九条杏香给她们看病。”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的,连我也请她看过病呢。不过看大家在那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显然对九条杏香获得医学奖,有不同意见啊。”

    感受到大讲堂中的嘈杂声,兕子敏锐的意识到今天最有争议的一个奖项诞生了。

    就是不知道等会的格物奖,会不会更加有争议。

    “哪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是没有争议的?这又不会对结果带来任何影响。并且,从过去几年的情况来看,获奖者的水平和成果还是非常令人信服的。”

    “这倒也是,要是这点争议就难住了二哥,那也太小看二哥了。”

    “大郎,马上就要公布格物奖的获奖者了,你觉得自己有希望获奖吗?”

    人群之中,李淳风跟李谚也在其中。

    不过,他们两的心态都比较好。

    “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下属的各个研究所,每年都会研究出各种各样的东西,也会在《科学杂志》上面发表许多的论文。不管今年的格物奖是办法给理论界的人物,还是实操界的人物,我觉得都不会是我。”

    李谚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平淡。

    作为蒸汽机研究所的负责人,这些年可是烧掉了不少钱。

    但是到现在为止,蒸汽机的样机虽然已经出来了,但是到底有什么用,有多大的用,他心中还没有谱。

    再加上这段时间他在协调南山建工帮忙修建一条试验性的铁路,面对的各种压力就更大了。

    哪怕是全力保密,修建铁路的消息也不可避免的开始流传出去。

    所以李谚今天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会获奖,他纯属是过来看热闹的。

    “你不是说楚王殿下非常重视蒸汽机研究所的工作,对你搞出来的蒸汽机充满了期待吗?要不然这些年,他也不会任由蒸汽机研究所烧掉上百万贯钱财啊。”

    李淳风虽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但是涉及到自己儿子的利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会一阵纠结。

    “楚王殿下是非常重视,但是其他人都还不认可蒸汽机的价值,它也确实还没有让大家见识到自身的价值。而我除了研究蒸汽机之外,并没有干什么其他的事情。

    如果过个几年,大家发现了蒸汽机的使用价值了,那么我获得格物奖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今年的话,您就不要想太多了。”

    听李谚这么说,李淳风脸上忍不住有点失落。

    道教的发展,如今因为玄奘的归来,受到了压制。

    李淳风的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

    原本还想着今天会不会有什么好消息,现在看来又是没有指望了。

    “李谚,恭喜你,你获奖啦!”

    就在李淳风跟李谚在那里低声说着话的时候,旁边坐着的童周,却是开始给李谚道喜了。

    原来,台上的李宽,没有扯什么废话,就直接宣布今年格物奖的获得者是蒸汽机研究所的李谚。

    这个决定,立马引起了一片哗然!

    李谚是谁?

    蒸汽机研究所是干什么的?

    他凭什么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格物奖?

    一瞬间,格物奖就成为了今天最有争议的奖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