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6章 盛宴开始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杨御史,你觉得今年谁会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呢?”

    观狮山书院里头,令狐无疆跟着杨本满来参加今天的颁奖典礼。

    当然,他自然是没有进入到大讲堂的门票,只能在外面看看热闹了。

    事实上大部分的人员,都是没有资格进入到大讲堂现场观摩颁奖典礼的。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过来凑热闹。

    没看到观狮山书院门口,已经集聚了一大堆的小商小贩。

    他们都是抓住了商机,知道只要在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的日子来到观狮山书院门口附近摆摊子,就可一天挣到半个月的钱。

    “今年的热门人选还挺多的,我看最近几天的报纸上都在刊登者各种各样的猜测。不过,没有最终公布之前,谁也不知道名单到底是谁。”

    杨本满今天过来的目的,跟一般人不大一样。

    谁获奖,对杨本满来说,不是很重要。

    他只是想要从奖项背后,寻找到新的商机。

    特别是格物奖,往往背后会蕴含着一个新的产业。

    如果自己可以提前进入这个行业,那么到时候的收益绝对会是非常可观。

    而如果这个行业背后的作坊是大唐股票交易所里面上市交易的,那么蕴含的商机就更加明显了。

    几个涨停,几乎是必然的。

    “听说每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最终都会交到楚王殿下手中进行最后的确认。去年的获得者中,再一次的出现了一名女性,这是除了第一届科技奖之外,唯一的女性。也不知道今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会不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惊喜呢。”

    令狐无疆今天完全是过来看热闹的。

    对他来说,今天的颁奖典礼搞出的事情越多,就越有意思。

    如果获奖者的背后有许多故事,那就更好了。

    茶余饭后之余,他就有了更多的谈资。

    “每年的科技奖获得者,总是会有一些出乎大家意料的人冒出来。不过,这么多年下来,除了观狮山书院的教谕和学员之外,还没有其他书院的人获得过科技奖,要是有哪家书院的人能够打破这个记录就好玩了。”

    杨本满这话,应该是代表了许多人内心的想法。

    大唐皇家科技奖虽然是面向所有人筛选获奖者,甚至连国外的人员都有机会获奖。

    但是,从实际的情况来看,这几年的奖项都是被观狮山书院拿走了。

    没办法,人家是科学的源头,别人要超过,还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这几年其他的书院也都陆陆续续的开始重视算学和医学,农学就更不用说了。

    哪怕是格物学,大家的重视程度也上了一个台阶。

    所以观狮山书院要想一直保持垄断,也是不可能的。

    “听说渭水书院和曲江书院,还有终南书院和无涯书院都在从观狮山书院挖人,打算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估计过个几年,肯定会有别的书院打破这个记录的。”

    很显然,令狐无疆不认为今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会被其他书院的人拿走。

    看看过往那些获奖者,人家的研究成果摆出来,谁也不敢说自己搞的东西就更加优秀。

    杨本满和令狐无疆就这么在大讲堂外面讨论着科技奖的事情,而四周的其他人,自然也在猜测着今天的结果。

    “郎教谕,刘院长有提前跟您透露,今年的格物奖是不是你呀?”

    作为大唐科技奖格物奖的热门竞争人选,朗清几乎是每一年都会被一些人提前认定为格物奖的获得者。

    长安城的一些赌坊甚至开出了赌局,把最有可能获奖的几个人按照一定的赔率来收赌资。

    而朗清这几年都是候选人当中,赔率最低的一名人员。

    这就意味着赌坊认为他是最有可能获得格物奖的人。

    不过,可惜的是,朗清专业陪跑多年,一次都没有成功获得这个奖项。

    也难怪朗清钟表作坊里头的六级工刘永泽会认为自家掌柜今年很可能可以抱的奖杯回了。

    “钟表虽然是大唐百姓这几年接触比较多的一个发明,但是核心的原理却是楚王殿下发明的,所以哪怕是我们朗清钟表作坊制作的大笨钟是大唐最有名的,想要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也是非常困难的。

    我现在慢慢的琢磨出了楚王殿下设置大唐皇家科技奖的目的何在了。这个奖项,它最重视的就是原创精神,重视的是那种创新。

    当然,不同的学科,侧重点会有所不同。像是算学奖,楚王殿下关注的是你有没有发明什么新的定律或者公式,有没有找到一些过往大家从来没有关注过的问题并顺利解决。

    而像是医学奖,则是更多的偏向于临床手术和医药的突破,其他的项目想要获奖都比较困难。

    至于格物学,目前我还没有完全搞懂他的侧重点,有时候获奖者是纯属搞理论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实物成果。

    但是有的时候,格物奖又是直接颁发给发明了某个东西的匠人或者学员。反倒是农学奖是比较透明的,基本上都是颁布给那些对提高农作物产量做出了贡献的人员。”

    作为观狮山书院的资深教谕,朗清对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逻辑还是有所了解的。

    正因为如此,朗清慢慢的放下了自己对科技奖的执着。

    除非自己能够搞出什么创新性的东西出来,否则格物奖很难落到自己头上来。

    “去年的格物奖居然颁发给了一个设计滑轮组的匠人,也不知道今年会不会正常一点。”

    刘永泽没有反驳自家掌柜的话,但是心中显然还是觉得自家掌柜是非常有资格获奖的。

    “你别看人家是简单的设计了一组一组滑轮,他能够获奖,主要是他提出了一些列跟滑轮组相关的力学理论和计算方法,这种能够指导实际的工作的理论,是最受楚王殿下重视的,所以获得贞观十七年的大唐皇家科技奖格物奖,是很正常的。”

    朗清自然不会真的跟刘永泽一般想法,觉得全天下的人都不适合获得科技奖,只有自己是最适合的。

    他很清楚自己的缺点在那里。

    如果有人给他一个方案,那么他可以很快的把这个方案落实。

    但是要他自己想一个方案出来,却是非常的困难。

    至于这个方案背后蕴含的理论知识,他就更加缺少提炼的能力了。

    只能说上帝给你打开了一扇窗,必然会关掉另外一扇窗。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李宽!

    “徐员外郎,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陛下把徐妃带在身边,这充分说明了徐妃在宫中是多么的受宠呀。”

    大讲堂里面,桂填艾亦步亦趋的跟着徐孝德来到了座位上。

    今天的颁奖典礼,是凭票入场,每个人都有固定的座位。

    像是徐孝德作为徐惠的父亲,这段时间也算是长安城中颇有名气的人,自然能够搞到几张票。

    “哼,要不是韦家的那帮人在背后使绊子,陛下肯定已经册封惠儿为皇后了。如今这么几年过去了,颐和园里面却是还没有一个正式的女主人,实在是有点不合适啊。”

    徐孝德是父凭女贵,不仅顺利的从地方官变成了京官,官职还上了一个台阶。

    如今得益于徐惠在宫里的受宠,不少官员都或明或暗的在向他示好。

    甚至一些宗室子弟,也愿意跟徐孝德结交。

    这让徐孝德的尾巴,忍不住翘了起来。

    “其实也没有关系,只要陛下宠爱徐妃娘娘,那么有没有被册封皇后,影响也没有那么大,只不过有点遗憾罢了。”

    这个时候,桂填艾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这么安慰徐孝德了。

    这两年,他一直抱着徐孝德的大腿,在礼部也总算是混的比较爽了。

    虽然还是一个管事,但是管事跟管事之间,也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这就像是一个城市里头的各个局,局长跟局长之间的权利区别,还是特别巨大的。

    “小桂,你说大唐皇家科技奖这么重要的颁奖仪式,是不是由礼部来主持会比较合适呢?”

    徐孝德也就是在桂填艾面前发发牢骚。

    坐下之后,立马就开始想着其他的东西了。

    “大唐环境科技奖现在是教育部跟观狮山书院一起牵头组建了一个评奖委员会在组织,虽然我们礼部也可以干涉,但是要想把这个颁奖典礼接过来,甚至是把这个奖项的评比活动接过来,估计是比较困难的。”

    桂填艾觉得一阵头大。

    自己抱的这个大腿,很不老实啊。

    动不动的就想挑战一下长安城现有的格局。

    这种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啊?

    “左右不过是一个奖项,如果教育部和观狮山书院不愿意,那么我们礼部就自己也搞一个奖项出来,到时候跟大唐皇家科技奖打擂台。”

    徐孝德觉得长安城里,就没有自己搞不定的事情。

    如果有,那么自己只需要进宫一趟,就搞定了。

    “设立奖项是不难,难得是让这个奖项变得很权威。徐员外郎,我看楚王殿下准备上台了,颁奖典礼应该要开始了。”

    看到李宽在往台上走去,桂填艾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有人来解救自己了。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李宽上台之后,没有跟往常一样来一段“尊敬的来宾,尊敬的”,而是首先朗诵了一首诗。

    虽然大唐皇家科技奖没有诗词相关的评选,但是并不代表现场的人员不懂诗歌的好坏。

    不客气的说,李宽这首诗抛出来的效果,比什么开场白都要好,直接就让刚刚还有点喧嚣的大讲堂,立马变得鸦雀无声。

    “大唐皇家科技奖从贞观九年设立至今,已经走过了整整十年。在这十年当中,我们见证了许多新的算学理论的诞生,为大唐的算学理论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这十年当中,我们见证了许多新鲜器具的出现,他们逐渐的在改变我们的生活,像是座钟、怀表、自行车、缝纫机,它们为大唐百姓的富强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这十年当中,我们见证了粮食产量的增加,见证了许多新鲜庄稼的推广,也穿上了暖和的羊毛衣,买了松软的棉花被。

    在这十年当中,大唐的医学技术突飞猛进,许多以前认为是绝症的病症,如今已经可以得到救治,让无数百姓的生命得以延续。

    在这十年当中,在陛下‘民可载舟,亦可覆舟’的精神指导下,上至陛下、国公,下至普通官员、胥吏,都在全力的为百姓们过上好日子而努力”

    不可避免的,开场白肯定是要吹嘘一番大唐过往的功绩,顺便捧一捧李世民的臭脚。

    好在李宽的发言,总是会在不经意间抛出来一些干货,所以大家倒也没有觉得无聊。

    最关键是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不会像后世的一些活动一样,一个接一个的领导纷纷上场,生怕自己讲的内容比其他人少,搞得大家在台下等的望眼欲穿。

    生生的耗费掉了大家的热情。

    “父皇,二哥亲自上台主持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并且邀请父皇您到时候给获奖者颁奖,这充分的说明了他对这个奖项的重视啊。”

    李治就坐在李世民身边,一边听李宽说话,一边忍不住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对于一些做出了成绩的教谕或者学员来说,普通的物资奖励已经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宽儿搞出这么一个奖项出来,其实还是非常有用的。再说了,这个奖项对于吸引更多的年轻学子进入观狮山书院,也是有着非同寻常的魅力的,所以宽儿他重视今天的颁奖典礼,也是很正常的。”

    李世民现在参加各种公务活动,基本上都会把李治带在身边,亲自进行调教。

    朝中大臣们也慢慢的接受了李治这个太子。

    “这倒也是,名利二字,是读书人不可能放弃的追求。不过二哥这是明谋,别人就算是看透了,也不能说什么。”

    李治这话,倒也算是事实。

    不过,李世民没有接他的话。

    李宽今天一反常态的,快速的结束了发言,开始准备宣布今年的获奖名单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