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5章 各有各的算盘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六月十六。

    晴空万里,烈日当空。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

    获奖的名单虽然还没有正式公布,但是可能获得奖项的人物,却是都已经来到了长安城。

    经过了多年的举办,观狮山书院已经形成了一整套活动的举办流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举行。

    不过,由于参与活动典礼的人物越来越尊贵,每年的颁奖典礼不可避免的开始有点其他味道。

    “王爷,今天上午的颁奖典礼结束之后,在大礼堂外面的草坪上有一个类似于如家客栈里头采用的自助餐,可以给所有宾客提供午餐。当然了,我们也为贵宾们准备了单独的午餐。吃完午餐之后,大礼堂里面会有各个获奖者上台做单独的演讲,我们也会邀请一部分的贵宾去参观部分研究所。”

    许敬宗一大早就来到了观狮山书院。

    虽然大唐皇家科技奖的主办方是观狮山书院,但是许敬宗成为了教育部部长之后,立马就把这个奖项搞成了官方的奖项。

    当然,除了名义上是属于官方的,其他的一切运作都还是按照原来的模式。

    只不过这么一搞之后,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含金量更高了。

    不客气的说,这已经是大唐乃至全世界最高的科学奖项了。

    “今天陛下和太子殿下都会亲自出席颁奖典礼,朝中的大臣也有许多会过来。到时候要让各个演讲者好好的把握机会,给他们洗洗脑。”

    虽然观狮山书院的影响力与日俱增,但是并不代表儒学就衰弱了。

    不管是传统的大唐最高学府国子监也好,亦或是渭水书院和文曲书院,以及其他各州修建的书院,普通都还是传统的书院。

    哪怕是里面设置了格物学等学科,重视程度也完全没有办法跟观狮山书院相比。

    所以李宽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好好的给大家宣贯一下科学知识,让大家知道科学技术的发展,对大唐的重大意义。

    “王爷您放心,除了今天下午由各个获奖者作的演讲,未来三天,观狮山书院都会举办专门的开放日,让长安城的勋贵百姓都有机会更好的认识我们书院;与此同时,每个学院都会安排资深的教谕举办讲座,好好的宣传一下我们书院最新的研究成果。”

    许敬宗显然是做了充分准备。

    别看他现在已经是教育部部长,但是观狮山书院的许多事情,他还是在跟进。

    因为他知道,李宽对观狮山书院的事情非常重视。

    “开放日?这个主意不错!以后可以把大唐皇家科技奖颁奖典礼之后的三天都设为观狮山书院的开放日,让更多的百姓可以自由的出入书院,了解到我们的学术成果。当然,该保密的要保密,别因为这个开放日的问题,把我们秘密研究的项目都给公布出去了。

    除此之外,要限制胡人的进入。但凡不是我们大唐子民,禁止进入观狮山书院的各个研究所,甚至观狮山书院的校园,除了开放日之外,也不允许非大唐子民进入。这一条规则,一定要彻底的执行下去,免得让人钻了空子。”

    李宽对于番邦属国的警惕性是从来没有放松的。

    不管是倭国也好,新罗人也好,亦或是吐蕃国,对大唐的各种技术都是非常觊觎的。

    特别是观狮山书院里头的一些东西,因为时不时的在报纸上能够看到一些报道,但是他们又从来没有机会进去观察,所以那帮人的好奇心,绝对是高的不得了。

    李宽敢肯定,明天的开放日,一定会有许多的胡人进来。

    这些人,有些是来凑热闹的,有些是怀着好奇心过来学习,增长自己见识的。

    但是肯定也会有一些人怀着不良的目的,想要看看能不能偷师的。

    “我们每一个研究所的门口,都有专门的护卫人员站岗;这些护卫人员,许多都是王府护卫队里头出来的人员,他们都是跟随者王爷去征伐过吐谷浑,攻击过西突厥,灭过高句丽的人物,绝对非常忠心。

    除此之外,我们每个月都会给组织书院的教谕展开保密培训,提醒大家哪些东西可以跟别人说,哪些东西是要保密的。”

    许敬宗继续越俎代庖的帮刘界说明着观狮山书院的安排。

    作为许敬宗曾经的助手,现在观狮山书院的负责人刘界倒是一点也不介意。

    这也是他能够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原因。

    因为李宽不需要一个想法特别多的观狮山书院院长。

    他需要的是一个执行力很强的助手。

    “除了许部长说的这一点,我们书院的护卫队还跟大唐皇家军事学院有合作,专门培养了一批警犬用于书院的日常巡逻。一般的外人要想潜入到书院的研究所,那是非常苦难的。有这个本事的人,哪怕是潜入到书院之中,也不见得知道什么东西是值得偷窃的。”

    一直跟在李宽和许敬宗身后的刘界,总算是找了一个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王爷,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我们可以给观狮山书院划定一个区域,这个区域是允许书院以外的人进入的,另外的区域是只允许书院的人进入。各种研究所,尽量的都安排在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区域,这样防守起来就很简单了,也不用担心研究的机密会被人偷窃。”

    一旁的王玄策,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观狮山书院的面积是非常大的,完全禁止外人进入的话,似乎不大妥当。

    毕竟它又不是大唐皇家军事学院。

    当然,他其实也可以跟国子监一样,不允许外人进入。

    但是这似乎又跟李宽的初衷有点不符合。

    我想让你们经常来观狮山书院转一转,但是我又不想要你们到处乱转。

    这么一来,就给刘界他们出了一道难题了。

    好在李宽倒也没有在这个地方太过纠结。

    “怎么管理你们自己看着办,反正不能太松,也不能太紧。既要提高百姓们对我们的兴趣,又不能让书院里的一些秘密被泄露。”

    李宽说完这话,就带头进入大讲堂,确认一下里面的准备情况。

    “孔祭酒,如今来长安城求学的学子,都把每家书院获得的大唐皇家科技奖的数量,作为选择书院的一个重要参考。如果今年我们国子监还是一个奖项都拿不到的话,对我们未来的招生工作是很不利的。

    特别是教育部从明年开始,教育经费的发放会调整标准,向大唐皇家科技奖获得者更多的书院倾斜,向在《科学杂志》上发表文章更多的书院倾斜。并且会单独给两成的经费出来,留给各个教谕和研究所的人员去单独申请。”

    国子监中,司马才章和孔颖达一起坐上了去观狮山书院的四轮马车,准备参加今天的颁奖典礼。

    虽然孔颖达对观狮山书院扛起来的“科学”大旗很不感冒。

    但是知己知彼,才能找到更好的应对方法。

    再加上他也希望今年国子监能够拿一个奖项,好压一压观狮山书院的威风。

    所以一大早,他就带着司马才章出发了。

    “教育部这么做,完全是那个许敬宗在那里徇私枉法。教育经费是户部划拨的,是属于整个大唐所有书院的,他许敬宗凭什么给观狮山书院多划拨?什么向获得更多大唐皇家科技奖的书院倾斜,向在《科学杂志》上发表了更多文章的书院倾斜,说白了,不就是想要往观狮山书院倾斜吗?

    他许敬宗要是真的敢这么做,我肯定要在朝中好好的弹劾他一番,看看他敢不敢真的把教育部当成是自己的家。”

    提到教育经费的划拨,孔颖达就一肚子的气。

    虽然教育经费的主要来源是市舶都督府征收的市舶税,但是孔颖达觉得国子监就应该跟观狮山书院平起平坐,每年获得一样的经费。

    “如果弹劾管用的话,许敬宗早就从教育部部长的位置上下来了。陛下如今基本上都把教育部、警察总署和市舶都督府全权交给了楚王殿下负责,只要陛下仍然信任楚王殿下,再多的弹劾,都会被压下来。除非许敬宗真的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司马才章显然看问题看的比较透彻。

    “那你说要怎么办?人家许敬宗说我们搞什么经学研究,一年有个几千贯钱就足够了。但是人家观狮山书院的实验室,随便修建一座就耗费了几万贯,教育部几乎百分百的给这些实验室的修建付钱。”

    孔颖达觉得要是国子监能够每年拿到观狮山书院一样多的经费,那么肯定可以让儒学更加的兴盛,可以让圣人的教化传播到整个大唐。

    “其实也好办!教育部不是鼓励各个书院修建实验室,设立研究所嘛,那我们国子监也可以去设立一些格物学相关的实验室啊。到时候花了多少钱就去找教育部申请经费。到时候,我们的实验室就修建的跟观狮山书院的一模一样,看教育部敢不敢只给观狮山书院报销,不给我出钱。”

    司马才章笑了笑,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修建一模一样的实验室和研究所?”

    孔颖达眼前一亮,觉得司马才章的这个建议够绝,够恶心人。

    “没错!观狮山书院的格物学院比我们强,这个我不否认。但是他们的实验室也是有限的,不是每个学员都有机会单独的使用实验室里头的设备。如果我们修建一座一模一样的,那么对于一些喜欢做实验的学员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甚至我们可以直接把一些在观狮山书院读了一年的学员,直接给挖过来。特别是那些有机会获得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学员或者教谕,把他们挖到了我们国子监之后,到时候他们获奖了,就算是我们国子监获奖了。”

    司马才章的这个建议,不能说没有道理。

    反正修建实验室的经费都是可以报销的,这算是拿教育部的钱来给国子监办事,何乐而不为呢?

    “好!今天我们去参加完颁奖典礼之火,就找机会去参观一下观狮山书院的各个实验室、研究所,一定要把他们购买了什么设备,从哪个作坊购买的给摸清楚。到时候,我们就对照着这些清单,直接模仿一个实验室出来。”

    孔颖达一点也不觉得这种抄袭别人的实验室的方法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别看大唐已经有了皇家专利局,但是存在感一直都不算很强。

    再说了,实验室修建这种事情,也不会有人去皇家专利局申请专利。

    哪怕是你去申请了,人家也不一定同意啊。

    “孔祭酒,我听说陛下和太子殿下也会出席今天的颁奖典礼,到时候很可能会去参观一下观狮山书院。您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观狮山书院的人帮忙给我们修建几座实验室,这也算是为大唐的教育发展做贡献,也符合楚王殿下一贯的宗旨啊。到时候,那个刘界应该找不到拒绝的借口吧?”

    司马才章的这个建议一出口,孔颖达就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他觉得自己已经算是比较不要脸了。

    但是没想到司马才章比自己要更加不要脸。

    不过,他喜欢这样不要脸的下属。

    “好!就按照你说的这个来办!如果到时候那个刘界或者许敬宗敢跳出来拒绝,老夫非得当着陛下的面,好好的跟他们说道说道。”

    孔颖达的脸上,莫名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种感觉,让人好酸爽啊。

    要是能够一直这样占观狮山书院的便宜就好了。

    就这样,孔颖达和司马才章有说有笑的朝着观狮山书院而去,仿佛他们已经吃定了观狮山书院。

    至于渭水书院和曲江书院,以及长安城中其他几座新修建的书院的一众教谕,自然也都是各自打着各自的算盘,去参加大唐学术界一年一度的盛会。

    不管他们承认不承认,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影响力已经扩散到所有的书院。

    大唐皇家科技奖的权威性,也与日俱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