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4章 新的商机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长孙兄,别想那么多了,这关中的旱灾得到缓解,蝗灾迅速解决,这对我们大家来说,其实都是一件好事。毕竟,谁家都在长安城周边有大量的良田,真要是旱灾和蝗灾一直持续下去的话,损失绝对会非常惨重的。”

    五合居中,郑海在那里安慰着情绪不大高的长孙冲。

    虽然在稻谷契约上面,长孙冲的损失其实很小,但是再小的损失,配上楚王府的胜利,也是让人很不爽啊。

    “话是这么说,但是你看楚王府那帮人,在蝗灾之中,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损失,反而依靠收购蝗虫,解决了鸡鸭鹅的饲料问题,据说吃了蝗虫的鸡鸭鹅,长得很快,比吃稻谷和杂草要快了不少。最关键是,通过这一次的蝗灾,楚王府在百姓们眼中的声望,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以后我们要对付他们,就更难了。”

    长孙冲无时不刻的想着把楚王府给打压下去。

    如今,朝中能够跟长孙党直接抗衡的势力已经不多了。

    但是在朝堂之外,长孙家对上楚王府的时候,却是屡败屡战,没有几次的结果是让长孙冲满意的。

    “楚王府大势已成,我们现在只能等李宽自己犯错误,否则想要打压楚王府,应该是很难的了。再怎么说,那也是一个大唐的亲王,并且是眼下权势最盛、深受陛下信任的亲王。”

    郑海对这事看的比长孙冲要透彻。

    作为一个有着上千年传承的大世家,人家的眼光看的比较长远,比较透彻。

    在他们眼中,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如今跟着楚王府的步伐,不管是去朔州种植棉花,还是去登州捕捉鲸鱼,亦或是去岭南种植甘蔗,都是一门挣钱的生意,关键是这个生意还能持久的做下去。

    所以各个世家跟楚王府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是有了缓和。

    李宽也是希望通过扩大蒙学、小学、书院的规模和教育的普及程度,一步一步的来降低世家的影响力。

    所以,这两年可以说是一个相对平和的时期,大家都没有拿出全部的力气来对付对方。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双方真的就皆大欢喜,可以开开心心的互相生存下去了。

    “你说的也对,只是我很不甘心!凭什么什么好事都是他楚王府的,我们为大唐付出的努力,一点也不必他少。”

    长孙冲拿起酒杯喝了一杯闷酒。

    “对了,说个事情让你开心一下。”

    郑海仿佛想到了什么,脸上忍不住笑了出来。

    “哦?什么开心的事情?”

    长孙冲的注意力果然被郑海给转移了。

    “那个李宽不是一直在大力支持观狮山书院搞各种各样的研究所吗?听说那些研究所,每年烧掉的钱财就超过一百万贯,也就是李宽那种挣钱的速度,才能支撑的住观狮山书院这样烧钱。”

    “每年烧掉上百万贯钱?这也太夸张了吧?”

    果然,长孙冲脸上满是诧异。

    要知道,长孙家跟郑家也是合作建设了渭水书院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渭水书院都没有花掉一百万贯。

    如今郑海说观狮山书院一年就要花掉一百万贯钱,他是不怎么相信的。

    “不可置信吧?我刚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怎么都不肯相信。但是当我知道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的那帮人拿着上好的精钢去铺路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们一年少年一百万贯钱,还真不是不可能。

    上号的精钢啊,就拿来铺路。听说如今已经铺了一大段了,将来要是成功了的话,他们还想着直接在观狮山书院和作坊城之间修建一条铁路,想一想也是很吓人。”

    郑海这些世家子弟,消息最是灵通。

    李谚搞出来的铁路,是不可能建在室内的。

    所以有心人只要打听一番,就能知道一个大概。

    “等会我亲自去观狮山书院看一看,如果他们真的使用精钢去制作铁路的话,对我们长孙家来说,还真是一件好事。”

    长孙冲想到自家快要活不下去的炼铁作坊,突然觉得看到了希望。

    虽然楚王府的炼铁作坊,如今的产能是长孙家的好几倍,但是再大的产能,也禁不住他们那上好的精钢来修建铁路啊。

    “你还别说!这对你来说,还真的是一件好事!本来,长安城这几年的精钢价格是在不断下降的,听说楚王府更是在江南和镇北道附近都在修建炼铁作坊,大唐的钢铁产量已经比十几年前涨了十几倍,甚至是几十倍。

    虽然对精钢的需求也在大幅上涨,可是价格不断下跌却是难以避免的事情。如果观狮山书院真的脑子一热,要修建一条从长安城到观狮山书院,再到作坊城的铁路的话,那么需要的精钢数量,绝对是超出想象的。

    再说了,一旦他们修建了这么一条铁路,他们是不是还会更加大胆的提出修建长安城到洛阳,甚至是长安城到凉州的铁路呢?那里面蕴含的商机,可是无限的。”

    郑海说完这话,自己都被自己给吓住了。

    观狮山书院还没有公布这样的计划,但是按照他的推测,这种听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人家观狮山书院还真的可能做得出来。

    偏偏李宽那个不差钱的家伙,往往对于观狮山书院的教谕和学员们异想天开的想法,都是非常支持的。

    “郑兄,你你这说的太夸张了吧?”

    长孙冲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难道自家的炼铁作坊被人打压的快要活不下去了,最后却是依靠楚王府的力量给复活了?

    这是败也萧何,成也萧何啊。

    “不!郑兄,一点也不夸张!等会我就准备去大唐交易中心购买一万贯的钢铁契约,我有预感,今年的钢铁契约价格肯定会大幅上涨。”

    这些勋贵世家子弟,对于契约交易和大唐股票交易所的爱好,超出了一般百姓。

    反正手中有闲钱,看着那不断上涨或者下跌的价格,让人心跳都忍不住加速。

    不怎么差钱的勋贵世家子弟,最是喜欢这种心跳的感觉了。

    “真的假的?我阿耶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把家中的炼铁作坊给忍痛出售了,甚至已经在行动了。这要是钢铁价格的走势跟你的预测一样,那我们家就完全没有必要干这件事,只要挺过这段时间,就海阔天空了。”

    在楚王府的不断打压下,长孙家的炼铁作坊已经进入亏损状态。

    长孙家已经开始出售一部分作坊的股份给到高家等世家大族。

    不过,炼铁作坊毕竟是长孙家的核心基业,这个动作目前还只是刚刚开始。

    “这个事情到底靠谱不靠谱,你我说了都不算。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的规模不小,你只要想想办法,总是能够找到几个人打听一下消息,到时候自然就心中有数了。”

    郑海跟长孙冲你一言,我一语的在那里讨论着钢铁走势,刚刚失落的情绪一扫而空。

    他们两都觉得找到了一个薅楚王府羊毛的好机会。

    这是多么难得啊。

    一旦成功了,他们不仅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收益,在长安城的名声也能上一个台阶呢。

    “郎君,今天上午有一支楚王府的船队从海外回来了,如今就在渭水码头。”

    正当郑海和长孙冲讨论的兴高采烈的时候,长孙家的一个仆人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整个长安城,要找出比长孙家更加关注楚王府动静的人家,还真是不多。

    长孙冲也是吩咐过,一旦有什么和楚王府相关的重要事情,都需要第一时间告诉他。

    上面的人那么重视,下面的人自然不敢大意。

    所以哪怕是今天长孙冲跟郑海在外面吃饭,长孙家的伙计得到了消息之后,也是当即跑过来汇报。

    “楚王府在海外有大量的船队,不说每天都有船队回到长安城,隔三差五的就会有船队归来,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长孙冲有点不满的瞪了一眼打断了自己兴致的下人。

    “郎君,这次不一样!完全不一样!黄金好多的黄金,楚王府的船队带回来数不清的黄金!”

    “什么?他们的船队又带回来大量的黄金?难道是他们在澳洲或者美洲又发现了大的金矿?”

    不等长孙冲说话,旁边的郑海忍不住插了一句。

    淘金热在大唐已经悄然兴起。

    不少勋贵世家都安排了船队出海,为的就是寻找金矿、银矿。

    虽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谁家找到的金矿规模能够跟楚王府在澳洲和南美洲找到的相提并论,但是也不是一无所获。

    像是郑家,就在南洋的一个岛上找到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金矿,只是开采起来似乎不是那么的方便。

    “两位郎君,这一次楚王府的船队不是从澳洲回来的,也不是从美洲回来的,而是从天竺回来的。听说他们也不是找到了什么金矿,而是不知道使用了什么办法,从天竺人手中挣到了大量的黄金。如今市舶司的伙计正在统计市舶税,一箱子一箱子的黄金,堆满了渭水码头,金光闪闪的样子,恍的人的眼睛都要瞎了,实在是太刺激人了。”

    长孙家的这名仆人说这话的时候,显然是想到了刚刚自己看到那一幕的场景,脸上忍不住生出了一副幻想的表情。

    “楚王府的人从天竺搞回来大量的黄金?”

    长孙冲再次确认道。

    “是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黄金,哪怕是我们府上的库房里头存放的黄金,也不及今天看到的一成,不,是连一成的一成都不到。”

    听伙计这么一说,长孙冲的心情立马就像是过山车一样的直接冲到了谷底。

    什么钢铁契约收益,什么钢铁价格上涨,这些都还是没有实现的东西。

    可是人家楚王府的黄金,却是金光闪闪的摆在渭水码头呢。

    “长孙兄,要不我们也去渭水码头看看,打听一下楚王府到底是怎么搞回来这么多的黄金,说不定我们可以从中发现一些商机呢?”

    郑海也觉得桌上的油炸蝗虫不香了。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心情继续吃饭喝酒。

    “走吧,去看看也好。指不定楚王府的人搞回来的是一堆铜锭,却是故意跟大家宣传说是黄金呢。”

    长孙冲嘴里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话,起身跟郑海往外走。

    楚王府的人既然老老实实的在市舶司缴纳市舶税,那么肯定就不会干出那铜锭充当黄金的事情,因为这是在坑自己啊。

    “王爷,这大唐皇家科技奖过几天就要正式颁布了,奖杯也都已经制作好了,不过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考虑增加一个奖项,把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研究成果也纳入到到颁奖范围?当然,今年的话,可能日程来不及了,我们可以考虑增加一个临时的特别奖项,等到明年再跟其他奖项一起评奖。”

    昨天王有才一行人从天竺回来,带回了一百多万两黄金的事情,已经成为长安城的头条。

    虽然大家不是很清楚他们是怎么挣回来这一百多万两黄金的,但是海外的商机无限,这却是得到了大家的公认。

    楚王府的船队,这是第几次从海外带回来大量的金银了?

    当初倭国回来的金银,还有澳洲和美洲的狗头金,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大家的神经。

    也难怪今天许敬宗会主动的过来跟李宽提增加奖项的事情。

    当初,观狮山书院设定了算学、格物学、医学等五个大唐皇家科技奖的奖项。

    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商学院也已经成立了好几年,许敬宗敏锐的察觉到李宽对商学院的重视,所以趁着王有才从天竺满载而归的时候,提出了增加与商学院相关的奖项。

    至于这个奖项是叫做商业奖还是经济学奖,亦或是其他的名字,这已经不重要了。

    “许部长说的太有道理了,王爷,我也觉得有必要增加一个这样的奖项。如今大唐的商业非常繁荣,商人的地位也在不断的提升。但是观狮山书院里头,商学院的地位却仍然是最低的,我觉得这是不正常的。”

    王富贵感激的看了一眼许敬宗。

    虽然他不觉得自己的侄子今年就一定可以获得商业相关的奖项,但是迟早也是可以获得的。

    不客气的说,许敬宗的这个提议,他王家是受益人。

    “商业的发展对大唐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你这个提议本王同意了。不过今年就先不颁奖了,要不然显得不够权威,等到明年的时候,大唐皇家科技奖里头,直接增加一个经济学奖,鼓励商学院的学员更多的去研究商业的理论。”

    李宽没有太多犹豫,一锤定音的给出了结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