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3章 富可敌国(求月票)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颐和园。

    李世民刚刚批阅完今天的奏折,准备去昆明湖中好好的游玩一番。

    那里的荷花已经开放,湖边杨柳飘飘,坐在游船上,感觉非常不错。

    “陛下,渭水码头那边传来急讯,楚王府的人从海外带回来大量的黄金。”

    刚刚起身的李世民,就看到李忠从门外匆匆忙忙的进来,脸上满是喜色。

    “嗯?难道是‘妖言惑众杨本满’号回来啦?之前听大唐皇家钱庄的汇报说,如今国内的金银需求非常旺盛,各种金币银币都有点不够用的感觉,现在他们从海外带回来大量的黄金的话,正好可以缓解一下这个局面。”

    李世民的第一反应就是“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从美洲回来了,李忠的儿子也从海外回来了,要不然李忠那么开心干什么?

    “不是‘妖言惑众杨本满号’,是观狮山书院商学院的王有才跟顺风镖局的席君买一行人从天竺回来了,带回来好几船的黄金,如今正在渭水码头缴纳市舶税,码头上金光灿灿的一片,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呢。”

    李忠发现李世民误会了,赶紧补充说明了一下。

    不过,李世民既然已经提到了“妖言惑众杨本满号”,李忠就忍不住想到了自己的儿子。

    已经快两年了,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不会是回不来了吧?

    呸呸!

    想的什么呀。

    “妖言惑众杨本满号”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王有才?席君买?他们从天竺带回来大量的黄金?”

    李世民有点困惑的看着李忠。

    那个席君买,他是听说了的,是个猛人,如今是顺风镖局的总镖头。

    至于那个王有才,名字似乎也有点熟悉,但是李世民并没有什么印象。

    关键是他们去的是天竺,不是澳洲或者美洲。

    天竺对大唐来说,并不是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国家,也不是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国家。

    李世民不觉得天竺那边会有大量的金矿银矿等着大唐的商人去挖掘。

    哪怕是唐人在那里发现了金矿,想要顺利的搞回来,也是很困难的。

    如今李忠说他们两个在天竺搞了大量黄金回来,李世民就想不通了。

    能让李忠都用大量来形容的数字,绝对不会是一点两点。

    再说了,刚刚李忠不是说了吗?

    王有才他们带回来了几船的黄金。

    什么时候横梁黄金的单位变成了船了?

    不要那么土豪好不好!

    楚王府的人都这么豪的吗?

    看来自己下一次要好好的敲诈一下宽儿了。

    “是的,王有才和席君买从天竺带回来大量的黄金。当初他们出发去天竺的时候,我也听说了,但是并没有太当一回事,以为只是一个普通的出海团队,所以当时没有特别的跟陛下进行汇报。但是现在看来,他们两个带着一帮人去到天竺,应该是有着特殊的任务的,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天竺干了什么,能够一下子拿回来那么多的黄金。

    结合前段时间楚王府的人不断的鼓动长安城的勋贵世家安排船只去天竺捕捉奴仆,属下觉得这两个事情之间,应该是有着某种关联的。当然,具体的要进一步调查才知道。”

    “对了,你说的大量的黄金,到底是有多少?能不能制作几十万个金币?”

    李世民知道李忠是见过世面的人,如今连李忠都说王有才他们带回来“大量”的黄金,忍不住多了几分好奇之心。

    “如果码头上搬下来的箱子里面装的全部都是黄金的话,那么别说是几十万个金币,估计好一百万个金币都是有的。”

    李忠说着话的时候,心中都在发抖。

    一百万个金币啊。

    放在十几年前,就相当于大唐半年的赋税收入了。

    哪怕是放在现在,也顶得上一个道全年的赋税收入。

    说楚王府富可敌国,一点也不夸张啊。

    “这么说来,朝廷今年的赋税收入至少可以比去年上涨两成以上了?”

    李世民听了这个数字也是倒吸一口冷气,不过心中却是非常开心。

    所有从海外回来的货物、金银,都是需要缴纳市舶税的。

    这一百万个金币,对应的就是十万个金币的市舶税,相当于是一百万个银币,也就是一百万贯钱呢。

    “如今出海的热潮正在大唐各地兴起,估计今年朝廷的赋税收入,会创造一个历史新高,不管是绝对值还是涨幅。”

    在李世民身边待的久了,李忠的见识也算是上来了。

    “看来让宽儿负责市舶都督府的事情,算是安排对了。如今市舶税的收入已经占据了大唐每年赋税收入的三成了,再加上不断增加的商税,这让朕有了不给农户加税的底气啊。”

    任何一个封建王朝,农税都是主要的赋税来源。

    之前的大唐也是。

    但是,到了贞观十八年,商税和市舶税的在大唐的赋税收入之中,占比已经超过了一半。

    这绝对算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了。

    当然,到目前为止,李世民还不敢有取消农税的想法。

    能够保持大唐高速发展的同时,不给农户加税,李世民认为自己就已经做得非常优秀了。

    事实上,放在大唐之前的任何一个朝代相比,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帝王,确实可以说是非常优秀了。

    “楚王殿下号称长安城的‘财神爷’,这绝对是名不虚传。听说观狮山书院蒸汽研究所在研究一个叫做蒸汽机的东西,为了让这个蒸汽机能够跑动,观狮山书院如今正在修建一条长两里的铁路。

    陛下,铁路啊!那可是使用上好的精钢制作的道路啊,这哪里是路,这简直就是在拿铜钱铺路啊,除了楚王殿下之外,还有谁敢这么玩?”

    百骑司的情报能力是非常强大的。

    李谚的蒸汽机研究所折腾出来那么大的动静,他自然不可能什么都不关注。

    最近一年,百骑司几乎每天都会收集整理蒸汽机研究所的消息,所以对于正在铺设的大唐第一条实验性质的铁路,他也是听说了的。

    “使用精钢来铺设铁路?宽儿这不是闹着玩吗?那蒸汽机研究所的负责人李谚是李淳风的儿子吧?”

    李世民显然不认为使用精钢铺设道路是一件靠谱的事情。

    要知道,哪怕是大唐的钢铁产量相比十几年前已经翻了好几番,但是精钢在大唐来说,还是比较昂贵的一种物质,不是有钱就可以随便买到的。

    但是,观狮山书院却是使用这种精钢来铺设铁路。

    实在是太浪费了!

    两里路都铺上精钢,那得花费掉多少钱啊?

    想一想,李世民都觉得心有点疼。

    “那个李谚,着实是李淳风的嫡长子,在观狮山书院负责蒸汽机研究所已经好今年了。听说他们还专门对外发布了一个任务,谁能从南美洲带回来一种叫做橡胶的东西,他们就会高价收购,有多少要多少。

    如果能够带回来橡胶树的树种的话,观狮山书院也是有多少要多少;听说为了将来可能回来的树种,观狮山书院的人专门安排了一组人员去到崖州,准备把橡胶树种植在崖州呢。”

    李忠不愧是搞情报工作的,对各种消息的把握能力都非常的强。

    “为什么不把那个橡胶树带回关中来种植呢?千里迢迢的去到崖州,那可是流放犯人的地方,不利于橡胶树的种植发展吧?”

    李世民知道继续跟李忠在那里纠结观狮山书院为何用精钢去铺设铁路,没有什么意义。

    倒是把关注力转移到了橡胶树上面。

    虽然这个橡胶树不像是一种食物,但是能够得到观狮山书院的重视,也就是得到李宽的重视,还是很能说明一点问题的。

    “具体的情况属下也不是特别的清楚,但是估计跟气候有关系。听说南美洲那里靠近赤道,气候非常的炎热。而琼州那边也算是一年四季都非常炎热,应该更加适合那个橡胶树的生长。”

    李忠略微思索了一下,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过几天是观狮山书院搞出来的大唐皇家科技奖的颁奖典礼吧?你安排一下,到时候朕也出席一下,顺便参观一下观狮山书院的各个研究所,看看他们到底都在研究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对于观狮山书院里头各种各样的研究所,李世民早有耳闻。

    但是很多时候李世民都觉得这些研究所是在那里胡闹,研究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也就是李宽不差钱,愿意给到各个研究所划拨资金。

    要不然单靠观狮山书院学员们缴纳的那点学费,早就要破产了。

    渭水码头,王富贵收到自己侄子从天竺回来的消息,第一时间就过来了。

    所以当李宽也来到这里的时候,初步了解了情况的王富贵,已经可以主动的在那里当起了讲解员。

    “王爷,您安排给有才的任务,他百分百的完成了,如今不仅从天竺搜刮了超过一百万两的黄金回来,还把天竺的局势给搞乱了。”

    王富贵有点臃肿的身材,一颠一颠的来到了李宽身边,立马把王有才的成果给说了出来。

    “超过一百万两黄金?”

    哪怕是见多识广,不差钱的李宽,也被这个数字给震惊了!

    这是什么概念?

    一百多万两黄金可以换到一千多万贯的铜钱啊。

    整个长安城的铜钱,都不一定有这么多。

    “没错,虽然有些金锭的纯度有所不同,重新铸造之后可能会有一定的损失,但是按照有才他们初步的统计情况来看,价值超过一百万两,几乎是确定的。

    王爷,那天竺,比我们想象的要富裕不少,有才他们还没有把整个天竺给搜刮一遍,就带回来了这么多的黄金。这要是多折腾几回,那还了得啊?”

    王富贵突然觉得自己也有必要去出海了。

    要不然以后自己这个侄子的声望都要超过自己了。

    “天竺的气候环境非常适合农作物的生长,这么多年来也没有遭受到什么大的外敌,国内积累了大量的黄金,也是正常的。不过,王有才已经把特殊的销售方式运用了一次,再次去到天竺的话,效果肯定就要大打折扣了。”

    李宽可不会天真的认为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薅天竺的羊毛。

    这个世界上,可不是只有李宽一个聪明人。

    “那倒也是,不过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个方式在其他的国家再用一遍,说不定也能起到类似的作用呢。”

    “这个再说吧!有才、君买,你们一路辛苦了!”

    李宽懒得理会在那里滔滔不绝的说着话的王富贵,开始跟王有才和席君买两个功臣说着话。

    “不辛苦!这一趟出海,给我带来了完全不一样的体验,除了见识了蒲罗中的繁华,也更见识了天竺的变化。难怪楚王殿下您要求我们对这种特殊的推销方式严格保密,不能在大唐境内流传呢。”

    王有才想到原本富裕的天竺,被自己折腾了一顿之后,立马就开始变得换乱了起来,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苦笑。

    “王爷,下一次我们再去天竺,就可以运载一船一船的刀剑出去, 肯定可以卖上一个非常好的价格。如今,天竺内部肯定已经发生了一些动乱,特别是坎奇普兰城里头,局面在我们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有点失控了。

    到时候,天竺又会是我们的另外一个机会呢。”

    席君买忍不住想要早一点运输刀剑去到天竺,哪怕只是为大唐打下一个小港口,那也算是开疆拓土的功劳了。

    不差钱的席君买,如今对立功最感兴趣。

    他也想成为一个有爵位的人啊。

    “乱一点好啊,只有天竺的局面彻底乱了,那些去天竺捕奴的船队,才能满载而归,我们大唐各地缺人工的场景才能得到有效的缓解。”

    死道友不死贫道!

    李宽才不管天竺百姓的死活。

    只要大唐的百姓生活水平变好,就足够了。

    至于这个过程是否采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那就不是李宽需要纠结的事情了。

    自然法则,就是如此残酷!

    (本章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