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112章 佛道之争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关中的蝗灾过去了!

    关中的旱灾也大大缓解了!

    长安城中,紧张的气氛立马就得到了缓解。

    不过,有些人的心情,却是变得更加紧张了。

    “孙道长,那玄奘这几天都在开坛讲佛经,长安城里有不少百姓都开始信佛了,这可不是办法啊。”

    李淳风作为长安城里面,道家的扛把子人物,看到玄奘这段时间那么风光,立马就着急了。

    百姓们姓什么,在李淳风看来,不是东风压到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在此之前,由于李唐自认是道家李耳的后人,所以对于道教的发展是颇为支持的。

    虽然长安城的百姓非常现实,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就信奉什么。

    搞镖局的,基本是都是认关二哥,不去理会你是什么佛教、道教。

    哪怕是信佛教的,今天还在家里吃斋饭,念佛经,明天可能就去了某个道观里头参观了。

    孙思邈在这一点上,看的比李淳风要淡然很多。

    “那玄奘据说当年就在长安城小有名气,如今又费尽周折的前往天竺,历经十多年的时间,不仅本身精通梵文,还会西域好多个国家的文字。如今将这一路学到的佛法,找到的佛经带回长安城,肯定可以给出许多非常有冲击性的观点的。

    但是,他说的这些东西,普通百姓并不见得会多么感兴趣。这几天搞得热闹非凡,无非就是长安城各个寺庙的和尚在那里闹腾罢了。”

    孙思邈虽然不是很在意佛道之争,但是对玄奘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不客气的说,这玄奘还真是个天才。

    至少在语言方面,他是天才。

    一个国家的语言,他基本上花费几个月就能搞定。

    从凉州一路往西而去,路上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国家,然后他再从中亚折了个弯,朝着天竺而去。

    可以说,玄奘如今是一个精通十几门外语的人才了。

    当然,西域有些国家之间的语言,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是也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再说了,也不是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独立文字,所以玄奘这十几门外语的含金量,没有后世的十几门外语那么高。

    像是在欧美,一个普通的厉害人物会英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拉丁语、葡萄园语这些语言,不算奇怪,因为这些语言都有一定的相通之处。

    但是你要是会中文、会俄语、会阿拉伯语,然后再会英语、越南语、朝鲜语之类的,那就厉害了。

    “孙神医,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玄奘这一次从西域和天竺带回来那么多的佛经,到时候佛教的各种理论经典肯定会得到非常大的完善。一些之前有漏洞的地方,可定会被弥补上去。到时候佛家对百姓们的股或能力,必定会上一个新台阶。

    本来,我们道教也好,佛教也好,理论体系都比较松散,各种各样的佛和神仙充斥其中,让人找不到重点。

    如果玄奘把佛教的这个缺点给弥补上去了,到时候我们道家就要麻烦了。各个道观的道士们要静下心来研究道学,也是需要一定的财力支持的。

    到时候所有的百姓都把自己的支持给到了佛教,那么我们双方之间的差距就会越来越大呢。”

    李淳风还是一个对道教非常有感情的人。

    虽然道教如今并不是一个具备统领全国各个道观的组织严密的组织,但是对于不同道观之间,不同道人之间的辈分、声望,还是有一定的区分的。

    像是李淳风,基本上就是属于道家里头辈分和声望都比较靠前的人物。

    如果佛教兴盛,道教衰落,首当其冲的就是李淳风等人的威信会受到重大打击。

    “你多虑了,朝廷为何不限制佛教的发展?你以为陛下真的是因为当年少林寺帮助过大唐,所以才不给予任何限制吗?

    道教如今是大唐的国教,但是我们道家的组织非常松散,对朝廷没有什么危害,所以朝廷基本上是放任发展的。

    可是,如果佛教发展的太快,到时候一堆百姓都去了寺庙里面当和尚,你说朝廷会怎么做?现在不管是关中,还是其他地方,人手紧缺的局面一直没有得到缓解。

    特别是像朔州的棉花种植园和广州的甘蔗种植园,还有在镇北道修建水泥道路的南山建工,大家都非常缺人手。

    这要是佛教为了自己的发展做出影响大唐发展的事情,别说陛下会怎么做,楚王殿下首先就饶不了他们。”

    孙思邈的年龄比李淳风带了一倍不止,从隋朝一直到大唐,他见多了各种大场面。

    对于许多东西,他看的都是非常透彻的。

    “从长远来看,我是同意您的观点的。但是短时间内,玄奘这么折腾之下,佛教的知名度可就比我道教要大很多了。”

    李淳风沉默了片刻,算是同意了孙思邈的见解。

    但是,他显然还是看不惯玄奘在那里那么欢快的跳着。

    “这也很简单,玄奘不是出去了十几年,对西域和天竺非常熟悉吗?还精通各国语言,收集了各国的许多书籍,还跟许多王公贵族的关系很好。

    不客气的说,他玄奘是现在大唐最了解西域的人之一。如今大唐已经把北边的草原部落给征服的差不多了,南边的蛮子短时间内也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再考虑到丝绸之路中的大部分路段都在西域,不管是为了大唐的安全还是为了大唐的经济发展,朝廷肯定会把关注点放在西域上面。

    你跟陛下提议一下,让陛下下旨,由玄奘牵头,召集一帮人把他此次西行的游记给记载下来,也好增加一下大唐百姓对西域的了解。”

    孙思邈轻飘飘的扔出来一个主意。

    按照这年头的人的写作速度,玄奘要想完成一本《西行游记》,至少得有两三年时间才行。

    到时候,百姓们哪里还会对一个回到大唐好几年了的高僧感兴趣啊?

    整天忙着撰写文章的玄奘,也没有那么多时间在那里搞经学讲座啊。

    他要是真的还有那么多空余时间,那么完全可以让他充当翻译,把大唐儒学的经典翻译成其他国家的文字,让孔子学院在西域多修建几座呢。

    指不定到时候可以让佛家的人直接带着观狮山书院的人去到西域宣扬大唐的文化呢。

    没办法,这个年代的西域,跟后世还是挺不一样的。

    大食人的影响力,连中亚都还没有到达,更不要说西域了。

    整个玄奘的西行路途,经过的国家都是信奉佛教的。

    区别只是大家信奉的程度有多高而已。

    “这个主意似乎不错,我等会就去求见陛下,这等利国利民的事情,就应该让玄奘去做。他不是那么伟大吗?那么也是时候给大唐做一点贡献了。”

    李淳风听了孙思邈的建议,心中的大喜。

    只要让玄奘忙碌起来,李淳风就不担心佛教的发展会给道家带来什么威胁了。

    渭水码头。

    市舶司的伙计再一次的忙碌了起来。

    那一箱箱的黄金被搬到了码头上门,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好在市舶司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类似的场面了,还算很有经验,知道怎么处理。

    再加上席君买带着顺风镖局的镖师矗立在旁边,倒是不用担心有人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搞事。

    “邓兄,这王有才离开长安城还不到一年时间,就带回来这么多的黄金。我听说澳洲已经发现了金矿,南美洲也有金矿,那么其他地方是不是也有呢?如果这一次出海你能找到额外的额金矿,或者发现一些独特的动植物,还请现在的债务,基本上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站在码头上,郭阳开始给邓峰打着气。

    叮嘱其他的一些东西,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再说了,郭阳自己也没有出过海,所以出海的注意事项什么的,他也不懂啊。

    “郭兄,你放心!这一次出海,少则一两年,多则三五年,我一定还会回来的。虽然到时候不见得能够带着一船船的黄金回来,但是还请现在的所有债务,绝对是没有问题的。”

    看着码头上摆放的一箱又一箱的黄金,邓峰心中的信心开始充足了起来。

    就眼前这些黄金,他虽然不知道具体有多少,但是至少也是价值几百万贯钱。

    他邓峰也不要把目标定得这么高,只要有眼前王有才带回来的一成,他就谢天谢地了。

    甚至,一成的一成,也就够了。

    “嗯,今天契约交易铺子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正常来说,应该很快就会在长安城里传开来。这对你的出行来说,其实是非常不利的。但是,如今王有才的船队刚好回来,带回来了如此巨额的黄金。

    这个事情的冲击力,绝对比契约交易铺子里发生的事情更加能够吸引大家的注意。所以对于你来说,相当于多了一些缓冲时间,让你的债主不会那么快就知道了你的情况。

    当然,你现在马上就可以登船了,他们哪怕是知道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郭阳看到邓峰的情绪似乎已经从上午的打击之中慢慢的缓过来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这人啊,精神气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东西。

    你是当一只咸鱼,还是一个很有冲劲的人物,基本上就可以从精神气上面看出来。

    “哐!”

    “这帮蝗虫,也太不争气了!”

    长孙府中,长孙冲很不爽的把手中的茶杯给摔在了地上。

    《大唐日报》上面的文章,他自然是一大早就看到了。

    为此,他还专门安排人去打听了一番,确认上面报道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

    可是,从目前收到的情况来看,一点也不乐观。

    “表哥,这一次的蝗灾,着实有点让人感到意外,只是短短的不到半个月时间就结束了。主要是那个李宽不按常理出牌,我们想要给他拖后腿,有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行。”

    高瑾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因为那本书的原因,高家和长孙家算是跟楚王府顺利的加深了仇恨,彼此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了。

    毕竟,这年头的世家大族,最爱惜的就是自己的名声。

    如今李宽从根子上给人挖墙脚,他们能不生气才怪了。

    “我本来还想着蝗灾来了,可以购买一些稻谷契约来挣点钱,结果刚刚伙计回来汇报,契约交易铺子那边,稻谷契约的价格已经跌到了去年的水平了,这还怎么玩?”

    到了这个时候,长孙冲才算是把自己为何那么愤怒的理由跟高瑾进行了分享。

    “稻谷契约交易?你之前不是只关注钢铁契约交易吗?”

    高瑾愣了愣,他还真是第一次知道长孙我居然买了稻谷契约呢。

    “我研究了一下各种挣钱的方法,发现契约交易算是最快的一种。特别是加了杠杆之后,你只需要投入几千贯钱,很可能一个月就可以实现翻翻。

    我们长孙家跟一些粮商的关系还不错,亲自见证了今年长安城粮食价格的变化。我是专门跟这些粮商请教了过往蝗灾发生的时候,粮食变化的规律之后才出手购买稻谷契约的。

    谁知道李宽那个搅屎棍,一下子就把这个规律给打破了。”

    长孙冲的心情显然很是郁闷。

    吃到了嘴里面的鸭子肉给飞了,是个人都不高兴。

    不过,他这话刚刚说完,外面一个仆人进来汇报了一个消息,却是让人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你是说楚王府的人,从海外运输回来了超过百万两的黄金?”

    长孙冲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超过百万两的黄金,这是多大的一笔数字啊?

    整个长孙家的财富,如今都还没有到达这个程度。

    “郎君,确实如此,市舶司的伙计还在统计,折腾了半天都没有折腾完毕呢。按摆放出来的箱子来推测,最终的数字可能比一百万两黄金多上不少!”

    长孙冲听了这话,彻底的沉默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这还让人怎么活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