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050章 刚开业就要熄火?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今年的新茶,味道还真是不错!那杨本满的茶叶,还真的算是做出名堂来了!”

    “是啊,杨氏茶叶如今稳稳的坐在大唐前三的位置,每年给杨家带去了不菲的收益。”

    “现在看来,那杨本满当初买下大唐第一高楼的命名权,还真是一个神来之笔呢。”

    王氏成衣铺子后院,王杰、郑海和崔庆几个在那里悠闲地品着茶,聊着天。

    “郑兄,听说荥阳郑氏现在开始将海外探险和海外贸易作为家族今后发展的重心?”

    寒暄了好一阵之后,王杰开始借着这个机会询问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勋贵之间的信息流通,往往就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在进行。

    这也是勋贵子弟相比普通百姓的重要优势。

    你可能花费千辛万苦都打听不到的消息,人家喝喝茶就了解了。

    “也不能说今后的发展重心就放在了海外,只不过是觉得海外也值得重点关注一下。你看那楚王府,每年可以从倭国获得几百万贯钱的收益,又能从南洋获得廉价的香料。之前发现澳洲,又找到了一个大型金矿,至于刚刚过去的贞观十七年,就更别提了。金山银山不是梦,高产粮食也真的现身。

    这些都意味着海外的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精彩。虽然风险也很大,但是收益和回报更大。只要我们稍微花费一些精力在那边,到时候就可能取得意想不到的钱财。”

    荥阳郑氏发力海外的事情,对于勋贵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郑海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至于进军海外的好处,《大唐日报》上面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郑海现在这些话,无非就是把其中的一些内容拿过来重新说一遍而已。

    “要说进军海外的风险和收益,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价格就最能证明了。当初,‘妖言惑众杨本满号’迟迟没有动静的时候,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几乎跌到了谷底。但是一旦船队安全,并且取得了历史性的发现的消息传回来之后,一切就变了。

    昨天我还去了一趟大唐股票交易所,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价格,如今已经去到了五贯多钱一股,这还是增加发行了一倍股票之后的价格。跟当初的低点相比,足足上涨了二十多倍。

    这也就意味着,谁要是在去年低谷的时候买上一万贯钱的东太平洋公司股票,现在身价就直接变成二十几万贯了,想想都吓人啊。”

    崔庆说这话的时候,那是满脸嘘嘘。

    当初他也是买过一点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的,可惜别说挣钱了,在跌跌不休的时候,他就已经割肉来了。

    现在想想,好疼!

    “崔兄说的这个情况,倒是让我想起了前面顾氏成衣铺子的东家顾盼盼,据说她就依靠着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挣了至少几万贯钱。要不然,顾家的家主估计也不会完全把家族产业交给她来经营。”

    听崔庆说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的事情,王杰忍不住想到了顾盼盼。

    这可是大唐股票交易所中的几个传奇人物啊。

    “这个事情我也听说了,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以讹传讹,但是打听了一番之后,还真是如此。据说那个顾盼盼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卖掉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呢。除此之外,据说那个紫霞姑娘,就是当初天香阁的头牌,如今也开设了一家成衣铺子的紫霞,也依靠着购买东太平洋公司的股票挣了一大笔钱。”

    郑海这话刚说完,心情突然就不美了。

    为何在座的几位都在大唐股票交易所亏钱了,偏偏那些自己原本看不上的女人,却是挣了这么多钱?

    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这些人的眼光,连一个女人都比不上?

    打击人啊!

    “郎君,您现在有空不?”

    好在郑海等人没有郁闷多久,王坤的声音就打断了众人的谈话氛围。

    “没看到我在跟郑兄和崔兄说事情吗?有什么事情不能晚点再说吗?”

    王杰脸色不悦的瞥了一眼王坤,觉得这家伙是不是有点膨胀了?

    自己是非常信任他,平时跟他说话也还算比较客气,没有把他当成是一名下人。

    但是,这并不是他可以随意打断自己聊天的理由啊。

    “郎君,外面的情况有点不对呢!”

    看到王杰脸色拉了下来,王坤硬着头皮在那里解释。

    他很清楚,像是王杰这样的世家子弟,是非常注重面子的。

    一旦他觉得你丢了他的面子,那绝对是一件大事。

    “王兄,正事要紧,你不用管我们,等喝完这杯茶,我们也差不多要去别处看看了。”

    “对啊,你有事就先忙着,我跟郑兄在这里坐一坐就走了。”

    郑海跟崔庆也不是真的那种狐朋狗友,看到王坤似乎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跟王杰商量,也开口给王杰搭了个台阶下。

    “没事!一切都是计划好的,能有什么事情发生?太原王氏如今虽然不如几十年前那么有影响力,但是也不是阿猫阿狗可以欺负的,我们继续喝茶。”

    王杰满脸不在乎的说道。

    郑海和崔庆越是劝说,王杰的态度反而越坚决。

    “郎君,我们铺子里的生意,刚开始火了一刻钟之后,就开始变差了。反而前面那个顾氏成衣铺子,却是越来越火爆,这个情况跟我们预想的完全不同啊。”

    王坤看到自家郎君这个表现,忍不住有点着急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管把这个事情说出来会不会让王杰丢人了。

    反正这种事情,那怕是他现在不说,等会人家出去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

    “噗!”

    王杰一口把喝到嘴里的清茶给喷了出来。

    结果坐在他对面的郑海倒霉了。

    好在只是一口茶而已,只是湿了一小片区域而已。

    不过,这也将刚刚的气氛破坏殆尽了。

    王杰脸上也没有了刚才的温文儒雅,反而脸色很难看的说:“你说什么?我们铺子里的生意,这么快就变差了?”

    “是的,最早排队的那一些人买完成衣之后,后面的人群慢慢的就散了。我去确认了一下,不少人都跑去前面的顾氏成衣铺子里头买衣服去了。类似的衣服,人家比我们便宜了差不多两成呢。”

    王坤的心情也很差。

    自己做了那么多准备,结果却是连一个几乎什么都没有做的顾氏成衣铺子都比不过,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虽然眼下王氏成衣铺子的生意,比附近之前开设的一些成衣铺子要好,但是那要看投入和产出啊。

    其他的成衣铺子,那是开设了比较长时间,每天有多少客人,基本上是固定的,也不会额外的投入太多的成本去宣传。

    但是自家铺子不一样啊。

    哪怕不算接下来的宣传费用,现在就已经花掉了两千贯钱了。

    这得卖多少衣服才能挣回来两千贯钱?

    原本,还想着依靠广告的作用,让自家成衣铺子成为长安城最受欢迎的铺子,每天都有铜钱哗啦哗啦的流进来。

    慢慢的,通过一些中端的衣服售卖,让成衣铺子成为太原王氏一个重要的利润来源。

    可是现在

    这也是为何王坤一刻钟也等不及,就要进来给王杰汇报的原因。

    骂就骂吧,现在被骂,总好过后面被骂?

    “比我们低了两成?那他们还怎么挣钱?亏本挣吆喝吗?”

    王杰对成衣的成本构成,也是比较清楚的。

    如果顾氏成衣铺子的衣服价格比自家低了两成,那应该是没有钱挣了的。

    因为今天是开业,已经有了八折优惠,在这个基础上还比自己低,这是什么意思?

    故意跟太原王氏作对吗?

    不应该啊!

    “郎君,我刚仔细看了看他们发的传单,上面说的就是只要顾客集齐了三十个签名,就可以亏本价购买一件指定款式的成衣。我估计这指定款式的成衣,质量肯定比较差,使用的也应该是比较差的棉布,再加上大规模的加工同一款式的衣服,加工费用也比较低,所以人家才敢卖的那么便宜。

    并且,他们这个优惠,是仅限开业前三天有效,所以今天吸引了大量的顾客过去。都怪我,之前没有重视顾氏成衣铺子的宣传单,觉得他们只是跟其他铺子一样,发一发宣传单就算是完成宣传了,根本就没有在报纸上面打任何广告。谁知道他们这个传单里头,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名堂啊。”

    王坤哭丧着脸,眼睛却是不断的观察着王杰的反应。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没有及时调查清楚顾氏成衣铺子的情况,也算是他的失职。

    王杰要是把这口锅甩到他的头上,王坤还真是没有办法反驳。

    好在有郑海和崔庆在旁边看着,王杰没好意思彻底的放弃形象。

    “郑兄,崔兄,让两位见笑了,改天我在点都德设宴请两位兄台喝酒,今天就失陪了。”

    这个时候,王杰是怎么也坐不住了。

    他还想把成衣铺子作为自己在贞观十八年的主要成绩呢,这要是刚刚开业就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以后的生意还能好得起来吗?

    “王兄,我刚刚想起来,渭水书院那里还有点事情,我先过去处理。”

    郑海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跟王杰过不去,连忙找了个借口,自己主动的起身走了。

    而崔庆也有样学样,道:“我们家的脂粉铺子,最近也惹了点麻烦,我今天得先回去处理一下,改天再约。”

    不到一分钟,后院就清净了下来。

    而王杰则是跟王坤一起,亲自来到了顾氏成衣铺子面前。

    只见这里的街道,已经被排队的人给挤爆了,不少警员在旁边帮忙维持秩序,生怕发生什么踩踏事故。

    “郎君,我花一百文钱从别人手中买了一件顾氏成衣铺子搞活动的衣服,这棉布,非常的薄,成本估计只有我们的一半。还有你看这些针脚,也没有我们的结实,一看就是偷工减料的产品。

    不过,他们的这个设计倒是比较取巧,尽可能的减少了加工的难度,想来缝制速度应该是非常的快。”

    王坤拿着一件灰色的衣服,跟王杰一起端详了起来。

    “眼下天气已经开始热了起来,薄一点的衣服,反倒是更加适合这个天气。回头我们也要让棉布作坊好好地研究一下,看看怎么把棉布制作的尽可能薄,但是又不影响使用,不至于一拉就断了。”

    王杰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恢复理智,以一个客观的眼光来分析顾氏成衣铺子的情况。

    “嗯,顾氏成衣铺子使用的棉布,估计是楚王府棉布作坊出品的,别人家的棉布,不可能制作水平比我们高。不过,楚王府售卖棉布,肯定也是要挣钱的,真的算起来,顾氏在棉布上的成本,应该也就是比我们略低一些而已,不可能真的低一半。”

    “没错,按照现在棉布市场的行情来看,各个棉布作坊一半都需要维持两到三成的利润。楚王府的各个作坊做事,最讲究商业规则了,一般情况他们不会破坏这些规则的。”

    王杰显然也是认可王坤的分析。

    不过,这也让他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太原王氏可不仅仅售卖成衣,棉布的售卖,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毕竟,除了长安城这些大城,其他州县的服装市场,还是以售卖棉布为主,成衣没有真正的形成气候。

    特别是在海贸方面,几乎百分百都是售卖的棉布,没有几家会直接把成衣拿去售卖。

    可眼下楚王府的棉布作坊搞出这样薄的棉布,售价方面肯定会比自己有很大的优势啊。

    “郎君,我觉得我们可以在加工质量上做文章。顾氏成衣铺子的衣服,质量肯定是不如我们的,看这些针脚就可以看出来。只要把他们的名声搞臭了,到时候百姓们还是得来我们铺子购买成衣。”

    王坤看着那并不密实的针脚,觉得这是可以做文章的地方。

    听了他的话,王杰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手中的成衣,使劲的拉扯了几下。

    特别是在腋下的部位,他故意用力的扯了扯。

    可是,期待中的“哗啦”声并没有传来。

    很显然,虽然顾氏成衣的衣服看上去针脚没有那么密实,可是并不影响使用。

    也就是说,自家的衣服是质量过剩了!

    或者是因为加工的工艺有所不同,导致自家的成衣不仅加工速度比人家的慢,成本还要更高。

    这个情况,需要尽快改变啊。

    “你都看到了,这衣服的质量,并没有明显的问题。你要是拿这个说事,那以后我们要是想跟着把针脚搞的稀一点,也没有办法搞了。”

    损人利己的事情,很多人做。

    但是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愿意做的人就没有那么多了。

    至于损人害己的事情,只要脑子正常的,基本上都不会去做。

    很显然,王坤的这个建议,在王杰看来,就是损人害己的。

    “那那我们要怎么办?顾氏成衣铺子的衣服价格卖得比我们便宜,这个局面要是不扭转过来,以后可就麻烦了啊。”

    王坤哭丧着脸,不知如何是好。

    难道太原王氏的成衣铺子,刚刚开业就要熄火了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