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048章 生意兴隆?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郎君,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您没有必要这么早就在铺子里等着,那样太辛苦了。”

    王坤看到王杰一大早就来到了成衣铺子里头,忍不住劝说了几句。

    领导太勤劳的话,下面的人压力也很大呀。

    “衣食住行,衣服排在最前面,虽然不能说它就比粮食重要,但是也绝对是百姓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东西。不说大唐外面的世界还有多少人,单单我们大唐的百姓需求,就足以让我们太原王氏每年的收入翻几番。

    如今,成衣市场已经茁壮成长起来,我们要尽快的抢占长安城的市场,然后迅速的将铺子开到洛阳、凉州等地,让我们作坊生产的衣服都能快速的售卖出去。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但是不亲眼看着,我还是放心不下啊。这个成衣加工作坊,可是我们太原王氏有史以来投入最大的一个作坊,单单目前的帮工数量就已经超过一千人,购买的缝纫机数量更是超过了五百台。

    这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们太原王氏就真的元气大伤了。”

    王杰以前对自家商业上的事情并不是特别的上心,但是伴随着商人地位的上升,以及朝廷对待商业发展的态度变化,他开始慢慢的亲自介入到自家的产业之中,甚至还亲手制定了一些推广方案和发展战略。

    客观的说,像是他们这种世家子弟,如果真的愿意地下身段去经商,优势还是非常明显的。

    他们的眼光,绝对比大部分的商家要长远。

    再加上信息获取上面的优势,只要不是那种眼高手低的人物,想要失败都难。

    区别无非就是到底有多成功罢了。

    “郎君说的有道理,不过大唐的成衣市场非常广阔,哪怕是有其他商家站出来跟我们竞争,影响也相对有限。我已经安排人专门盯着楚王府成衣作坊和紫霞成衣作坊的动静了,目前他们两家是长安城影响力最大的成衣作坊,制作的成衣除了给到自家的成衣铺子售卖,也提供给一些作坊作为工衣。

    除此之外,其他的成衣作坊和成衣铺子,不管是规模还是名气,跟我们都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很显然,王坤这段时间也不是干坐着。

    作为太原王氏在长安城的大掌柜,王坤的水平还是非常高的。

    “嗯,这几天的各个报纸,我每一张都看过了,确实也没有看到有其他哪家成衣铺子在上面打广告,想来应该是我们王氏成衣铺子一枝独秀的发展下去。只是,越是到了紧要关头,我就总觉得会有一些意外发生。直接待在铺子里头,一旦有什么情况,我也能第一时间处理。”

    王杰深呼吸一口气,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压了下去。

    “嗯,那就辛苦郎君了。这段时间,我也在跟曲江书院格物学院的人联系,看看能不能跟他们一起研究新式染料,让我们的成衣颜色丰富起来。现在市面上能够买到的各种颜色衣服,基本上都比较单调。也就是楚王府的成衣铺子,不知道使用了什么独特的染料,色彩非常的鲜艳。

    不过我也不是很担心楚王府的成衣铺子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毕竟他们的售价摆在那里,一件差不多的衣服,人家卖的比我们要贵一倍都不止。除了那些勋贵富商,普通百姓是绝对不会去那购买的。

    而我们现在生产的成衣,基本上都是跟楚王府成衣铺子使用了相同的款式,到时候铺子里的伙计在推销衣服的时候,也会稍稍点名这一点。”

    “楚王府搞出了大唐皇家专利署,我们这样直接抄袭他们的衣服款式,李宽会不会通过大唐皇家专利署来找我们的麻烦呢?”

    放在十几年前,王杰根本就不会把李宽放在眼中。

    但是今时不同往日,吃过不少亏的勋贵子弟,如今对上李宽的时候,都变得非常慎重起来。

    “郎君您放心,这长安城各个成衣铺子,有几家的衣服款式不是模仿楚王府成衣铺子的?他们要是想要通过大唐皇家专利署来对付大家,早就动手了。

    再说了,这衣服款式这东西,毕竟跟其他的机械不一样,我专门让人去专利署打听了,楚王府压根就没有去申请这些衣服的专利。”

    王坤这话,让王杰松了一口气。

    各种可能影响自家铺子发展的因素都排查了一遍,王杰找不到还有什么东西会给自家的成衣铺子带来冲击,心情也就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静静地等着吉时到来。

    “紫霞姐姐,今天是那个王氏成衣铺子的开业典礼,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紫霞成衣作坊里面,思思拿着几张传单,翻来覆去的端详着。

    作为长安城名气第二的成衣铺子,紫霞成衣铺子的经营还是比较成功的。

    虽然他们的发展局限于长安城一地,但是市占率第二的成绩,已经足够养活紫霞成衣作坊的帮工们。

    “看不看都那样吧!太原王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投入那么多资源,根本就不是我们可以抗衡的。人家盯着的是长安城第一的位置去的,我们就是在那里操心也没有什么用。”

    紫霞并没有把自己的成衣铺子开设到其他州府的想法,有点小富即安的样子。

    没办法,谁让她只是一个女子呢?

    要想把铺子开设到外地,涉及方方面面的东西,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她能够应付过来的。

    反观太原王氏成衣铺子,那就不一样了。

    作为五姓七望中的翘楚,太原王氏的势力,不敢说遍布大唐,但是长江以北的各个道,基本上都有人家的踪迹,实力不凡。

    哪怕是在江南道,太原王氏也通过与当地士族联姻,拥有不菲的影响力。

    所以在规模上,紫霞成衣铺子是不可能比得上太原王氏的。

    这一点,紫霞倒是看得很清楚。

    能够坐稳长安城第二的位置,她就已经非常满意了。

    “楚王府走的是高端路线,他们的成衣铺子估计不会受到太原王氏太大的影响,但是我们可不一样,到时候指不定销量直接就腰斩了。紫霞姐姐,我们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要想想办法呢。”

    “思思,其实我觉得真要是说到威胁,这个顾氏成衣铺子给我们带来的威胁可能更大。今天非得出去转转的话,我觉得就去顾氏成衣铺子看看吧。”

    虽然紫霞没有看到顾氏成衣铺子在报纸上做任何广告,但是手中的传单却是清晰的提醒着自己,长安城的成衣行业,又多了一个新的竞争者。

    由于顾盼盼很“低调”的只采用了散发传单一种宣传方式,许多人可能都没有太把顾氏成衣铺子放在眼中。

    最明显的就是王杰和王坤,明明顾氏成衣铺子是跟自己同一天开业,但是他们却是没有把他们当成自己主要的对手。

    “顾氏成衣铺子?我觉得这就是顾盼盼搞出来分一杯羹的铺子,没有必要太重视吧?大唐的勋贵世家,十家里头有六七家都开设了自己的成衣铺子,几乎每隔几天就有新的成衣铺子开业,但是能够形成大的影响力的,基本上没有几家。我没有感受到这个顾氏成衣铺子有什么不一样的呀?”

    思思显然没有理解紫霞为何把顾氏当成自己的对手。

    王氏成衣铺子的威胁,不是明显更大吗?

    “我们的成衣,使用的是楚王府棉布作坊生产的棉布,顾氏成衣作坊想来也不例外;至于加工的缝纫机,大家更是没有区别。再加上我们两家的经营模式都深受楚王府的影响,顾氏成衣铺子开业之后,肯定会给我们带来最直接的冲击。你别看这小小的传单,似乎跟大街上其他成衣铺子发的传单也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你跟前几天楚王府推广《海贼王》的手段结合起来,就会发现这些传单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集齐了一定的签名数量之后,可以享受特别的优惠。

    虽然顾氏成衣铺子的优惠不可能像《海贼王》那样,直接便宜到一文钱,但是这种集签名的手段,却是已经证明了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

    成本低,影响力大,这可比太原王氏在报纸上大规模的打广告要来的取巧多了。你看吧,短时间内,顾氏成衣铺子的销量绝对不会比太原王氏的成衣铺子低到哪里去。”

    紫霞一边说,一边起身准备出门。

    有些东西,脑子里想了是一回事,跟人说出来又是另外一种感觉。

    把自己的分析跟思思共享之后,紫霞居然有点想要赶紧去看看顾氏成衣铺子的开业情况了。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巧合,亦或是大家都看好西市成衣铺子集中的这一段路。

    顾氏成衣铺子跟王氏成衣铺子,相隔不到两百米。

    一到开业时间,两家铺子门口都人流攒动,吸引了不少人。

    “王兄,你这个宣传效果很好啊,我都差点要进不来了。”

    王氏成衣铺子的后院,郑海、崔庆都过来跟王杰道喜。

    虽然各家都有涉及相关的产业,存在一定的竞争关系。

    但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各大家族之间,彼此联姻,关系错综复杂。

    真的要论起辈分来,他们几个可能都是彼此的长辈,你叫我叔叔,我叫你姐夫,关系乱着呢。

    “郑兄,我可是投入了大量的钱财去打广告,这要是一点都没有效果,岂不是要血本无归?”

    看到外面热闹的人群之后,王杰的心情反而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有心情跟郑海他们坐在后院里泡茶聊天了。

    “确实宣传力度挺大的,我估计至少花费了两千贯钱吧,甚至更多。如果王兄还要继续维持这个宣传力度的话,我估计投入的宣传费用还会翻一番。”

    崔庆简单的推算了一下王杰花出去的宣传费用,还是有点佩服他的这个大手笔。

    “看看这两天的销售效果吧,反正短时间内,该宣传的肯定还是要宣传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嘛。”

    王杰有点暗暗得意。

    一直以来,崔庆跟郑海在商业上的表现,是要比王杰出彩一些的。

    也就是从朔州的棉布作坊开始修建之后,自己才在商业上有了一些名声。

    现在借着成衣铺子的开业,王杰准备好好的在大唐商圈刷一波存在感。

    “说的有道理,以王兄在朔州的棉布作坊的规模,王氏成衣作坊的成本肯定很有优势,这售价我刚简单的瞄了一眼,跟其他家应该差不多。哪怕是这几天开业,搞个八折优惠,也还是有不少挣头的。顶多两个月,这花出去的推广费用就全部挣回来了。”

    郑海听了王杰的话,忍不住点了点头。

    说实在的,他也看好成衣铺子的前途。

    不过荥阳郑氏如今没有把棉布作为自家今后发展的重点,自然也就不可能把成衣作为发展重点。

    现在无非就是小打小闹的搞一搞,消化一下自己那几万亩的棉花。

    “我刚过来的路上,看到前面也有一家成衣铺子开业,挂的名字就叫做顾氏成衣铺子,似乎就是顾家那个小娘子搞出来的。看外面的人群,似乎也是挺热闹的,王兄你有没有去打听一下他们铺子开业对你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崔庆这话,有点煞风景。

    不过顾盼盼在长安城商圈颇有名气,顾家在江南也是有数的大家族,大家其实也都是互相认识的。

    只不过平时没有什么太多的来往而已。

    “顾家在朔州连一亩地的棉花都没有,也就是去年急急忙忙的买了五万亩;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他们的成衣铺子,肯定是从外面购买的棉布。这个价格,就不可能比我们自己生产的便宜。”

    王杰显然没有把顾盼盼放在眼中。

    以这个年代的人的审美,顾盼盼那种前胸后背都一样,只是腿很修长的妹子,显然不是大家眼中的美女。

    哪怕是顾盼盼的脸蛋也还算俊美,但是那一米七的身高,比大部分男子都还要高,立马就会让很多人失去兴趣。

    王杰这些人,还是喜欢小鸟依人,有点丰韵的姑娘。

    “王兄说的有道理,哪怕是顾家从楚王府购买棉布,对方也不可能以成本价出售给她;毕竟楚王府的人最喜欢把商业规则挂在口中,哪怕是楚王府下属的各个作坊之间的交易,也是按照商业规则来办理的。”

    郑海忍不住出声附和了一句。

    “左右不过是一个女人搞出来的东西,没有什么必要去在意的。来,我们喝茶!”

    今天是自己的铺子开业,王杰并不想跟大家讨论顾氏成衣铺子的情况。

    “对,喝茶!”

    “嗯,我们以茶代酒,预祝王兄生意兴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