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孽子

上一章 火爆推荐 下一章
第1042章 乐极生悲
返回首页 章节目录 返回书页

    桂填艾今天的心情比较激动。

    忙碌了那么多天,总算是可以收获胜利果实了。

    徐充容在颐和园中非常受陛下宠爱,这个消息他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证实了。

    这么一来,他抱徐孝德大腿的行为,就变得正确无比了。

    现在能够想到要提前抱大腿的人,可能还不是很多。

    毕竟徐惠在宫中只是一个充容,跟韦贵妃、杨妃等人的地位还是没有办法相提并论。

    但是职位有的时候并不代表一切,特别是在皇宫之中,天子是否信任你,是否宠爱你,这才是最重要的。

    很显然,在这方面,徐惠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老任,兄弟们都吩咐好了吧?今天可是有不少报社的写手都会过来,可别露馅了,到时候把好事办成了坏事,就没法跟上面交差了。”

    桂填艾作为一名礼部管事,平时接触的三教九流的人比较少。

    找黄牛这件事情,他自然不可能亲自去找。

    好在老任在歌剧院一带的名声很是响亮,桂填艾很容易就找到了他。

    有生意上门,老任自然不会放弃。

    两人一拍即合,就有了文曲书铺眼前的热闹场景。

    “桂主事,你放心,这种事情找我老任,您算是找对了。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可是楚王殿下都说过的话。而营造热闹氛围,给《礼仪故事》这本书当托,我的人绝对是专业的。不瞒你说,这种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长安城每隔几天,就有一些场合需要用到这样的场景。以后如果有其他需要用得到我的地方,也请你尽管吩咐,不用客气。”

    老任那是长安城黄牛界的一哥,区区一个《礼仪故事》的托,对他来说确实没有什么难度。

    “那就好,徐员外郎对这书的销售充满了期待,我可不想到时候卖出去几本之后就卖不动了,那就难看了。”

    “这个道理我懂的很,要不然你也不会请我过来。这百姓啊,最是喜欢从众。西市门前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来往,到时候大家看到这里的热闹场景,自然而然的就会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很多原本并没有想买《礼仪故事》这本书的人,说不准也就冲动之下买了。这种情况,我是见多了。”

    老任可是搞牙行出身的人,对于这种事情,那是再清楚不过。

    “我看队伍之中,除了三五个不是我们安排的人,其他都是你的属下,到时候这些人排完队之后,真的不会冷场吗?”

    桂填艾可是听说徐孝德有可能升职为礼部侍郎,可不想自己的马屁拍在了马屁股上。

    文曲书铺里面,徐孝德可是正看着自己的表现呢。

    “我安排了上百名托,已经足够多了。到时候一些排在前面的人,可以混在人群之中重新接着排队,反正不会让气氛冷切下来。这百姓最是盲从,只要看到这里有热闹可瞧,自然就会有人跟风。反正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把《礼仪故事》给看一遍,顶多就是问问四周的人,这本书到底怎么样。

    可是这四周的人,大部分都是我们的托,他们听到的消息,都是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听到的,你还担心这些人不心动?

    至于说现在没有几个其他的顾客,这也是很正常的。虽然《礼仪故事》的一些推广文章已经在报纸上刊登了,但是里面具体讲了什么东西,并没有几个人知道。再说了,这书的内容,听名字就能够猜到一些,走的明显不是畅销书的路线,只能这么慢慢的搞了。”

    老任这话,让桂填艾安心了一些,但是也让他心中有点不舒服。

    《礼仪故事》凭什么就不能是畅销书呢?

    非的是《海上旅行故事集》这样的书籍,才能是畅销书吗?

    那些一样的东西,放在十几年前,都是遭到读书人唾弃的,根本没有什么人看。

    现在却是堂而皇之的占据了销售榜的前列。

    “书铺已经开门了,先把眼前的情况搞好再说。”

    桂填艾本来还想跟老任好好的说道说道,但是看到文曲书铺的大门慢慢打开,他立马精神一振,不去想其他糟心的事情了。

    “有《礼仪故事》没有?给我来一本!”

    领头的一名托,故意嚷嚷着大声音,希望路人能够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

    “我也要一本《礼仪故事》,从《长安晚报》上面的报道来看,这是一本教育小孩的好书。反正只是三百文钱一本而已,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听说你们今天买书是有九折优惠,这是真的吗?我想来一本《礼仪故事》。”

    很快的,文曲书铺面前就热闹起来了。

    而文启明也及时的安排了铺子中的伙计去路边散发传单,宣传徐孝德的《礼仪故事》,并且尽可能的跟那些路人说明买了这书对孩子教育的好处。

    不管是哪个年代,华夏人对子女教育都是非常重视的。

    哪怕是自己吃糠咽菜,也愿意花大价钱去支持孩子的教育。

    后世的学位房的价格会那么夸张,跟大家重视教育,有非常大的关系。

    同样是一条街两旁的房子,有学位的可以卖十万一平,没有学位的却是变成了五万一平。

    偏偏大家都还接受了这种现状。

    当然,这跟网上一堆“公知”在那里贩卖焦虑,也是不无关系的。

    “徐员外郎,短短的一刻钟,已经卖出去近百本了,看来首日热销千本,一点问题也没有啊。”

    虽然知道买书的大部分都是托,但是文启明还是笑眯眯的跟徐孝德道喜。

    “大家喜欢就好,这《礼仪故事》,我可是花费了多年心血,前后修订了不知道多少次才定稿的。这一次能够跟大家正式见面,也算是完成了我的一个心愿。”

    徐孝德虽然有地方上为官的经验,但是长安城里各种各样的商业推广手法,他并不了解。

    他还以为自己的书籍真的那么好卖呢。

    要知道,在他以前待的州县,一本新书在书铺上市之后,别说是一刻钟卖一百本,就是一个月能够卖掉一百本,那就算是非常好的销售书籍了。

    这长安城不愧是大唐的首善之地,百姓们的腰包很鼓啊。

    “这些百姓能有机会学习徐员外郎的大作,那是他们的造化。我们外面排队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要不我们去点都德好好的庆祝一番?”

    文启明帮徐孝德不予余力的卖书,为的就是跟他打好关系。

    而要拉关系,自然是酒桌才是最好的场合。

    “也行,反正那个点都德离这里也不算很远,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就走过去吧。顺便感受一下西市的变化。”

    徐孝德也不傻,知道文启明这么热心的目的所在。

    不过,自己到长安城的时间还比较短,没有什么嫡系部下,招揽几个可用之人在身边,也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不管是桂填艾也好,文启明也好,他们的投奔,徐孝德都是直接收入麾下。

    至于自己需要付出的那点东西,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有权不用,过期作废。

    这就是徐孝德的观点。

    趁着自己女儿如今在颐和园中正受宠,自己要是不好好的干出一点事业出来,等到新皇登基,或者是自己女儿人老珠黄的时候,那就晚了。

    “这长安城如今有将近两百万人,其中至少有三成的人是认识一些简单地文字的,这三成的人当,只要有一成的人来购买《礼仪故事》,就能把我们库房之中所有印刷的《礼仪故事》都卖空。这几年,像是这种传统的书籍能够售卖出这么多销量的,几乎是一本也没有。哪怕是国子监祭酒孔颖达的《夫子编译》,也要甘拜下风。”

    出了文曲书铺的大门,文启明看了看热闹的队伍,满是笑脸的跟徐孝德交谈着。

    “长安城四通八达,这里的新书上市之后,短短几天时间就可以在洛阳和凉州等地开售,到时候还是得多辛苦文掌柜,帮忙跟各地的书商联络。”

    “没问题,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事情。不过这段时间,我准备在城外购置一块土地用来开设自己的印刷作坊,只是现在好的土地比较难搞,特别是上面的一些农户,要让他们迁移还比较麻烦,所以可能会耽误几天时间。”

    文启明一边观察着徐孝德的反应,一边将自己心中在意的事情说了出来。

    这是他第一次找徐孝德帮忙,所以比较小心翼翼,拐弯抹角。

    如果徐孝德当作没有听懂,那么他就只能等下次再找机会了。

    好在徐孝德虽然不算聪明,但是怎么说也是在官场上混了十几年的人。

    文启明这话一出口,他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虽然土地出售的事情不归他管,但是长安城各个衙门很少有不给他面子的官员,所以徐孝德对于帮文启明搞定这些事情,并无压力。

    “这些都是小事,回头我让府上的管家去长安县衙走一趟,然后你再去申请相关的东西。如果还是有问题的话,就直接找我的管家,或者你直接把相关的资料给到他就行。”

    文启明说的那些事情,徐孝德显然并不怎么担心。

    左右不过是一块地,又没有什么特别的。

    “多谢徐员外郎,那我晚点就去整理一下相关的资料,明天直接去长安县县衙;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耽误《礼仪故事》在其他州府的销售的,长安城最近也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书籍上市,不会给《礼仪故事》带来什么冲击,您就坐等《礼仪故事》销量屡创新高吧。”

    文启明脸上笑开了花,比徐孝德慢半步的跟着往点都德走去。

    作为西市的商家,文启明这些年也算是见多了各个掌柜依靠背后大山,顺利的推进各种事情的案例。

    当然,他也见多了许多没有背景的商家,被人欺负,甚至是家破人亡的案例。

    一直以来,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找一个靠山,但是看得上他的,他看不上。

    他看得上的,人家看不上他。

    再加上他一直不想文曲书铺的控制权落到别人手中,所以一直都还是一个比较独立的商家。

    这种独立商家,小打小闹的时候,长安城有很多。

    但是做到了一定的规模之后,就比较少见了。

    好在这次抱大腿总算是找到了合适的人选。

    徐孝德这个人,除了宫里头的背景,其他方面并没有特别大的依仗,其人的关注点也不在商业上,文启明不用担心自己的书铺被吞并了。

    而宫里头的情况,自从长孙皇后去世之后,徐惠就独宠于陛下,这让文启明看到了提早押宝的希望。

    果然,今天第一次试探,就没有让自己失望。

    “前面是什么情况?怎么那么多人?”

    徐孝德本来还想跟文启明客套几句,结果发现前方的路被人堵住了。

    一帮人围在前方,除非你慢慢的挤进去,要不然别想顺利通过。

    “前面好像是新华书店和三味书屋的地方,难道他们今天也搞什么活动?”

    文启明这个时候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街面上,结果发现自己已经到了新华书店附件。

    事实上,长安城最大的几家书铺,相隔都不算很远。

    像是新华书店跟三味书屋,更是门对门。

    似乎为了印证文启明的话,旁边一名伙计走了过来,给文启明和徐孝德派起了传单。

    “两位郎君,新华书店今天开始售卖大唐第一部漫画,只要一文钱一本,错过了就再也买不到了。这本漫画,是以楚王殿下亲自讲述的探险故事为主题,由楚王殿下的贴身婢女晴儿姑娘负责绘制漫画,集合了楚王府全方位的优势打造而成,绝对是贞观十八年的一个大作”

    文启明没有听清楚伙计后面说了什么。

    此时此刻,他的脑子一片空白。

    一文钱一本的漫画?

    虽然他不知道漫画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一文钱一本,这就彻底的把他给搞蒙了。

    这是一文钱啊,不是一贯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网站首页